笔趣阁 > 轮回剑主 > 第十七章胜负
  烈焰燎原,火势卷起一股飓风,掀起漫天飞沙走石,云凡只能死死贴住地面,以防被余波扫中。

  沙尘逐渐散去后,他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见南宫离面色古怪,并未流露出任何担忧之色。

  “南宫浩天,枉你一世英名,最后还不是栽到我罗新阳手上”,突然现身的黑衣男子,忍不住发狂大笑,他自认为与火狐合力一击,南宫浩天必死无疑。

  “罗新阳,若是早两个月前,或许会如你所料,但现在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空气中突兀的响起一道淡淡的回音。

  “你没死,怎么可能”,黑衣男子大吃一惊,目光环顾左右,却哪有人影。

  “不用找了,我在上面”,南宫浩天的声音再度传出,并且是用上位者对待下位者的语气。

  “什么!”,黑衣男子面色骇然,猛然抬头之间,却见南宫浩天矗立于十数丈高空,正气定神闲的俯视他。

  “你!你竟然突破了,怎么可能”,黑衣男子表情极为精彩,仿佛撞到鬼,满脸惊慌失措,话语之中既是惊疑不定,又带着一分苦涩的味道。

  “没想到吧,你我争斗如此多年,最后却是我先踏足此境界,如今的你,在我眼中不过就是蝼蚁”,南宫浩天气势大涨,气息竟比先前还要强上数倍,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山谷,竟连空气都隐隐滞缓。

  “你既已突破,为什么一直留着几只火狐,难道是想引我们出手?”,黑衣男子满脸震动,依旧难以相信面前的事实。

  “不错,你们罗家故意差遣几只火狐暗算南宫家,我就让你们长长记性”,南宫浩天手腕一动,一道手印呼啸而出,抓向几头火狐。

  火狐身为四级妖兽,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撒腿四散逃窜。

  “哼!”南宫浩天冷哼一声,手印爆发出骇人的吸力,几只火狐无力的挥动四肢,旋即被吸扯而入,很快就气息全无。

  随意的将火狐尸身抛向南宫离所在,天空中,南宫浩天开口道:“离儿,收了这些畜生的尸身”。

  “好的,爹爹”,南宫离心情不错,娇然一笑。

  几只四级火狐仅仅一个照面就被抹杀,面对此情此景,黑衣男子宛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哪还敢有半分怀疑,身影一动,就要逃之夭夭。

  “呵呵,真以为我们南宫家的地盘,你罗新阳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南宫浩天身形未动,右掌按出一道手印,轰向逃跑中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不闪不避,背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击,喷出一口鲜血后,气息大为萎靡,但其一咬牙,身影狂闪,来到普通弟子交战区域,抓起罗通和罗幽二人,远远遁去。

  谷内形势突然大变,南宫浩天反败为胜,一举抹杀几只四级火狐,击溃罗新阳。

  这番结果,令罗家众人大惊失色,匆忙摆脱各自对手的纠缠,急遁而去,不过他们显然没有那么幸运,南宫浩天火速赶至,当即就有三名灵动境修士身陨此地,唯有罗明印脚底抹油的早,不顾一切负伤逃去。

  到了此时,谷中大战总算尘埃落定,南宫家一干人等重新聚集在石台。

  “爹爹,为什么要放走罗新阳他们?”,南宫离一脸不解之色。

  “离儿,要杀罗新阳和罗家两名核心弟子,倒很简单,只是罗家的实力远不是今天你所看到的,如果当真杀了他们,只怕罗家会与我们不死不休,虽然你爹爹我如今也跨进那个层次,但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面对独女,南宫浩天眼神宠溺,淡淡的一笑。

  “太便宜他们了”,南宫离不解气的道。

  “便宜他们?罗新阳中了我一掌,怕是没有几个月都起不来,留他一命,就是要警告罗家的老古董们,下次再动我们南宫家前,得好好掂量掂量”,南宫浩天声音骤然一冷,近年来,罗家声势愈大,暗中施展多种手段,欲图压迫南宫家,他早已隐忍许久。

  “离儿,如今乱局已经平定,家族中死去的弟子好好抚恤,另外,将罗家之人留下的物品,分给存活的人吧,一切由你安排”。

  “好的,爹爹,你放心吧”,南宫离点点头,旋即下达各种指令,将善后之事办得有声有色。

  眼见女儿办事得力,南宫浩天肃然的神情露出一丝满意之色,转身消失在山谷深处。

  没过多久,天色大亮,谷内一处偏僻角落,云凡与王岩等人重新聚首,四人相视一笑,皆松了一口气。

  “总算大家都没事,能平安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思君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

  “哈哈,这辈子都没经历过大场面,此番回去,定能突破至外气境”,王岩哈哈大笑,笑声隆隆响彻山谷,引得旁人侧目。

  “先别高兴的太早,小心你的伤口”,林风撇了撇嘴,不合时宜的道。

  “这点小伤,不碍事”,王岩摸着肩头,粗糙大手一摆,毫不在乎。

  “对了,此间事情已了,我们三人打算离开此地,不知道你有何打算?”,思君抚着秀发道。

  “返回宗门前,我得先寻获风见草”,云凡点了点头,神色认真。

  “好,小心些,日后若有空到武陵城,我们三人当尽地主之谊”,思君脸上有着惜别之色,虽然相处暂短,但她能够感受到,面前少年的独特之处。

  “会的,到时候可要打扰思君姐”,云凡长笑一声,与王岩三人惺惺相惜告别。

  望着三人远去的身影,他心中略有一分失落,但很快就将其抛之脑后,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想到风见草尚未寻获,他正欲与南宫离道别,却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怎么,不和姐姐说一句就走?”。

  “美女姐姐不开口,我哪敢走”,云凡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得人畜无害。

  “油嘴滑舌”,南宫离白了他一眼,一捋额头青丝,正色道:“你接下有什么打算?”,

  “此行目的还有风见草未寻获”,云凡如实相告,并无任何隐瞒。

  “风见草!”,南宫离默念一声,似乎想起什么。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