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蛇帝 > 第三十四章潜伏的暗子【上】【求收藏!】

第三十四章潜伏的暗子【上】【求收藏!】

  今天再次被人刷,这是新书期第二次被人刷了点击然后举报了。前后一共被人刷点击举报两次,瞬间投18张黑票一次,彻底的无语了,也彻底的麻木了。

  小蛇我只想说,“来吧!想刷的,想黑我的,来吧!小蛇我无所畏惧!虽然我的新书期被毁掉了三分之一,但是我还是会坚持下去,坚持好好的写下去!”

  ————————————————————

  炎焯见洛雨吓成这样,忙举起手中的八臂神机弩,探头看去,这一看,他的头皮也不由得一炸。

  就见这铁门之后是一条幽深黑暗的金属走廊,说是金属走廊,是因为走廊的四壁全都是坚实冰冷的合金铸造而成的。

  这金属的走廊并不罕见,但是让他头皮发炸的是,在那金属走廊之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暗红色的大蚂蚁,粗略一数,竟有五十只之多,这些蚂蚁的体长足有一米半,巨大的獠牙在洛雨手中那手提式白光灯的照射下,散发着鲜红森冷的光芒!

  方才洛雨的惊叫声太响了,显然已经惊动了距离最近那只大蚂蚁。

  就见那只暗红色的大蚂蚁扭了扭自己的大脑袋,咬合了几下坚硬的口器,巨大的蜂巢状眼睛对着铁门这边看了看,然后晃动了一下头上那长长的触须,“吱吱”的叫了几声,兴奋的向洛雨爬了过来。才爬了没几步,那只暗红色的大蚂蚁突然停了下来,对着洛雨张开了硕大的口器。借着光线,炎焯清晰的看到,在那蚂蚁的口器中间的那个小嘴之中忽然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悸的灼热的灵力波动。

  可是,炎焯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一道金黄色的火柱就从那大蚂蚁的口中喷射而出!

  “糟了!”炎焯见状大惊,全身的寒毛不由的一炸。如果让那火柱喷到洛雨的身上,那洛雨就死定了,肯定会被烧成灰的!

  当下也顾不得细想,一个纵身就挡在了洛雨的身前,左手一拳击出,炎爆劲力引爆空气,炸散了凝实的火柱,同时右手抬起八臂神机弩对着那只蚂蚁的脑袋,迅速而平稳的扣下了扳机。

  “嗖!”

  破甲箭带着破空的呼啸,“噌”的一声穿透了坚硬的虫壳,将那只大蚂蚁的脑袋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那只大蚂蚁颤抖了两下就不再动弹了,但是这只大蚂蚁的死却惊动了惊动了走廊之上所有的蚂蚁,五十多只一米多长的大蚂蚁向着铁门处蜂拥而来!

  洛雨因为炎焯挡在了身前,故而没有看到那五十多只大蚂蚁蜂拥而来的可怖一幕,只是用力咽了口口水,有些感激的说道:“炎师兄,谢……谢谢……”

  祁虎却是看见了那群硕大无朋的大蚂蚁正朝着这边蜂拥而来的骇人阵仗,吓的全身都开始发抖了,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颤颤巍巍的问道:“现在该怎么办啊?”他可知道,这些蚂蚁喷出的火焰温度之高,绝不是他能够抵挡的,以他那灵力护盾的防护力,估计撑不了片刻,就会落个盾毁人亡的下场。

  “轮击!”炎焯一声爆喝顿时让吓的几乎大脑卡壳的祁虎三人回过了神来。

  所谓轮击乃是脱胎于原始的三段击的一种攻击方式,两人一组,前蹲后站,轮番射击,最适合使用八臂神机弩之类的弩箭在狭窄地形进行压制性攻击。

  轮击是刑堂弟子必修的功课,所以四人施展起来倒也熟练,八臂神机弩全都调整到了齐射状态,每一轮四十支破甲箭同时射出,而那些蚂蚁不过区区五十余只,而且过远的距离使得那些蚂蚁根本就还没有靠近喷射火焰就已经被射成了刺猬。

  几轮下来,祁虎三人见那些蚂蚁伤害不到自己,胆气顿时壮了不少,轮击之间的过度也越发的圆润自然。不过数分钟的功夫,幽深的金属走廊之内就再也见不到一只还能动弹的大蚂蚁了。只是祁虎等人手中的弩箭被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一射而空,一支都没留下。

  祁虎看了看空空如也的乾坤匣,走到了炎焯的身边说道:“炎师兄,这破甲箭还有没?再给个两百支吧。”

  炎焯闻言刚想从百宝囊中取出破甲箭,但是就在手刚动了一下的时候,他的突然就打了个激灵,“等等,他怎么知道自己手上还有破甲箭的?自己当时可是说一共就八百支的。”

  炎焯不由得留了个心眼,刚挪动的手臂顺势就指了指地上,然后苦着脸说道:“我手上也没了,地上那些箭又没坏,捡起来擦擦不就又能用了。”说着他就当先走入了走到蚁尸堆中,矮身开始捡拾那些没有损坏的破甲箭,同时从百宝囊中取出了几块散发出不甚明亮的温润白光的小石头不断的抛洒了出去,照亮了幽暗的走廊。

  这是月萤石,也就是修士常用的白光灯和手提式白光灯中的发光源,在没有灵力的补充下,一颗充满灵力的月萤石可以持续发光数月之久,再加上月萤石价格及其低廉,品质最差的月萤石的市价不过一钱十品晶石,所以在野外或是在挖掘遗迹之时,低品质的月萤石常被当做临时的光源来使用。

  当最后一根还能够使用的破甲箭被拾起的时候,炎焯手中最后的一块月萤石被抛了出去。

  这时,叶琳忽然开口问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罗森应该比我们先进入这里的,可是这里这么多的大蚂蚁,他是怎么过去的?”

  炎焯闻言想了想,看了看四周地上的痕迹,当看到一些还带着一些湿气的脚印时,冷冷的说道:“他来过这里!我能肯定,这里有他的足迹,看来应该是他放出了这些东西。看来他猜到了我们可能有能力下来,所以才……”

  接下来的话,炎焯不用多说,祁虎三人自然也能想得到,只能在心中祈祷,那挨千刀的罗森别开启了太多的机关才好。

  走到走廊尽头左转,又是一条笔直的走道,走道两侧是一个个房间,可能是给在遗迹中挖掘的工作人员居住的地方,既然有人,那这里很可能就会有僵尸,炎焯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三人小心戒备,随后反手推开了身边的那扇房门。

  门刚一推开,炎焯立刻就举起手中的八臂神机弩,警惕的用手提式白光灯在房间内扫了一圈。这里是储藏室,房间不大,却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杂物和箱子,炎焯翻开了其中一口小箱子,惊讶的发现,这箱子里竟居然装满了军用的月莹筒。

  月莹筒,其实就是军用的手提式白光灯,不过炎焯等人手里的手提式白光灯都是自己制作的,和正式的月莹筒根本就没法儿比。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正式的军用月莹筒功能极多,甚至能够当法宝用,一件就价值上千两九品晶石。

  像炎焯这种月俸足有二百九品晶石的内门核心弟子都舍不得买那么贵的照明工具,更别说那些月俸只有数十九品晶石的普通的内门弟子了。

  炎焯将那几十个月莹筒分了,四人毫不犹豫的丢掉了握在手中的手提式白光灯,有了月莹筒这好东西,谁还用手提式白光灯那种垃圾货。

  随后,炎焯又打开了另几口箱子,却都没有见到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好东西。除了一大堆破土铲和裂岩镐就是十几把特质的去尘刷,都是些挖掘用的工具,就没见着哪怕一件值钱的货色。

  随便的将东西平均的分了分,炎焯推开了隔壁房间的房门。

  这个房间之内是个典型的卧室,房间不大,不过二十平米的面积,但是里面此刻却是空无一物,除了一张孤零零的床铺和一个小衣柜之外,什么都没有。炎焯又接连打开了其他的房间,全都是如此,不过看起来这里应该曾经是住着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全都带着东西撤走了。

  炎焯又推开了其他几个房间的房门,全都是如此。炎焯失望的沿着走廊向前走去,突然,他感到自己的眼睛突然一花,十分突兀的,一个白色的人影从他的眼前飘过,消失在了走道尽头的转角处。

  “是那个披着蓝色长发,身穿白色汉服的小女孩儿!”炎焯的脑海中仿佛是过电一般,立刻就闪过那了那张可怕的脸。

  炎焯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那祁虎等人,这三人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显然,看到那个彷如鬼魅一般的女孩儿的人,只有自己。

  “她究竟是什么人?她想做什么?”炎焯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怎么了?”祁虎在身后拍了拍炎焯的肩膀问道。

  炎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接着向前走去。

  转角之后,是一个偌大的由天然溶洞改建而成的地下广场,广场的两侧有两排岩石垒砌的简易房,那些房子极大,每一栋都有十来米高,但是左侧的那一排简易房此时却是塌的,正在炎焯好奇这些房子为何会倒塌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物体缓缓的爬出了废墟。

  炎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那个庞然大物,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而他身后的三人更是被那东西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那是一只巨大到可怕的暗红色大蚂蚁,体长约有十米,平均五米左右长短的足部粗如水桶,巨大的钳状口器足有一米来长,口器之上的锯齿异常的锋锐,在广场两侧的白光灯照射下散发着森冷的寒光,直径约有三米的巨大尾部,更是昭示着这只大蚂蚁的显赫身份。

  这是一只蚁后!

  就在四人用利用传音的手段商量着该怎么通过广场,到达广场尽头的时候,那只蚁后头顶上那足有三米长的触角突然轻轻的颤动了一下,然后转动巨大的头颅,朝着四人所在的方向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