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李承宗 > 第77章晋王府无处下嘴
  秦琼也是服气了,吐蕃人撤退的速度也太快了点,一路上自己一个活人也没抓到。

  张掖,李承宗高坐于堂上,脸色不太好,大家别误会他是纵欲过度导致,可不是与心情有关。

  单雄信道:“晋王,按照秦将军所探得的情报,吐蕃人似乎料到我们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如今他们都跑了,我们是否继续启程?”

  “那个···歇几天。我这个近来身体不太好,还有整个部队的编制要重新安排一下,你们先点清人员、武器数量。”李承宗说话都没什么力气,是真的累了。

  不得了,身体不好?

  徐世绩忙道:“晋王,您身体无大碍吧?”

  马周等一众文臣更是焦急,不是几天前还生龙活虎的吗?怎么好像过了一晚上,就病了?

  李承宗忙道:“没事、没事,用不了几天就好,你们下下去忙吧!”

  众人满腹心事的退下。

  王虎掺着腿软的李承宗往屋内走去,都是卢雨涵那小娘们,她一定是故意的,近来晚上缠着自己搞了一次又一次,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李承宗是这么想的,心里自然对卢雨涵颇有怨念,更想着等孙思邈把自己治好了,再去教训她。

  可他似乎忘了,古往今来哪有害怕被耕的地?

  卢修和孙思邈已经等在屋内,李承宗躺好后,道:“快给王爷我看看,得吃点什么好。”

  孙思邈道:“吃药没用,若是晋王想好还是晚上少去偷香窃玉才是。”

  “你胡说什么,本王是那种人吗?”为了自己好不容易有的名声,李承宗咬紧牙关不承认。

  孙思邈亦不纠缠此种小事,说实话还真的就是件小事,人家王爷搞几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贫道给王爷开个方子,可王爷记住了,这阴阳和合之事切记慎重。”孙思邈提醒道。

  李承宗刚要说知道了,卢修道:“孙道长您这方子对那个什么,有没有帮助啊?”

  孙思邈也真是服了,一帮子都是精虫上脑,每天就没什么事情可操心吗?

  要说这操心,卢修还就确实没有。可是杜淹有啊,为什么李世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杜淹安插在这?连长安那么重要的地盘都舍得拿出去与太子交易,不就是想让杜淹将李承宗挡死在张掖以西。

  沙州乃是河西走廊的最西端,张掖却是在河西走廊的中段。来日,万一长安有何大变,李承宗挥军东进,也好有个缓冲地带,拦他一拦。

  月色凄凉,北风呼啸之时。

  杜淹、秦琼、程咬金齐聚密室之内。

  程咬金道:“不错呀,老杜。你看看你这密室修的有点水平。”

  杜淹哪有那闲工夫和他扯皮,连忙说道正题上来。

  “两位也是知道秦王的意思,务必要尽可能掌握晋王李承宗麾下兵马。到时候若有不测,记得飞马赶回张掖。”

  秦琼不想说啥,只是很想问一句,若有什么不测到底指什么,还有这飞马赶回张掖真的有那种可能行吗?

  秦琼和程咬金自己带来的亲兵加起来不过四百多人。一到神策军,单雄信直接将他们的亲兵加到一千人,美其名曰直属警卫营,还说是晋王定的规矩,每个神策将军倒要有一千人数的直属警卫营保护。

  若他秦琼真是神策府晋王的人,别说一千人,来一万人才好呢!可他不是啊,这一千人真到了翻脸的时候,那就是催命的符、要命的刀。

  杜淹见秦琼无话,程咬金一副神游之状,费解道:“二位将军怎么了?”

  程咬金叹了口气道:“神策府里可有秦王安插或收买之人?”

  杜淹和长孙无忌一直是秦王府的密探头头,两人不知攻坚了多少看似坚实的堡垒。可到了晋王这里,他们真的是崩了牙也没啃下来。

  先说裴矩、萧锐、裴律师三人,哪一个不是有背景的,收买他们就等同于收买他们深厚的势力,李世民虽然狂可还没狂到自以为能把裴氏和萧氏一同收买了,若真能做到何愁做不了皇帝。

  王珪、韦铤就更不用说了,杨文干事件若不是李承宗出面,两人早就发配岭南做山民了,收买他们被剁手的可能性更大。

  单雄信一枪差点弄死李世民,就算李世民胸脯拍碎了保证自己既往不咎,单雄信也不敢信呀!

  徐世绩这墙头草,哪怕再回来,李世民都害怕是李承宗的倒勾,到时候把自己钓上岸,那就有好戏瞧了。

  苏定方、高雅贤、齐善行、殷秋,一众都是曾经夏王窦建德的下属。苏定方和高雅贤是义父子,两人都是靠着李承宗才站稳的脚跟,李世民更是杀害窦建德的第一号嫌疑人,想来是无可能拉拢。

  齐善行和殷秋两人彻底扎根平州,日子逍遥到不行,让他们放着眼前的好日子不过,背地里投靠秦王,每日小心翼翼的过日子,更是鬼扯。

  王忠、王俞、王虎三兄弟就更不用说了,你秦王是什么东西?晋王李承宗乃是三人的亲外甥,有朝一日李承宗做了皇帝,这三人便能一飞冲天。若要他们投靠秦王,除非老王家还能有个亲生闺女,嫁给秦王并且得生下个如李承宗一样的儿子。

  杜淹都考虑过,而且是挠破脑皮的深挖,没办法是真的没办法呀!

  晋王府就是个刺猬,让人无处下嘴。

  “你看看,不是俺老程说你们,这次俺老程要是听话那还罢了,否则天高皇帝远的,晋王说把我一刀刮了,俺老程肯定活不过下一刀。”

  程咬金不想说丧气话,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秦琼道:“你告诉秦王,一路上我听单雄信的意思。晋王有意将我和咬金拆散,分别同单雄信等把守玉门关和阳关,而沙州由晋王和李靖负责。若真是如此,我与咬金就相当于被晋王困住,若有异动怕是插翅难飞。”

  杜淹道:“秦王也没想过让你们做些力所不及之事,到了沙州自有人与你们联络,到时候你们只需将晋王神策军的人马配置、武器粮草情况告知便可。时机到了秦王会安排人护送你们返回长安。”

  秦琼和程咬金听到这,都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