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首太玄经 > 第二百七十一章取字当为百忍名

第二百七十一章取字当为百忍名

  却见赵玄说完,张艺面上虽有为难,但却依然无有任何不虞,迟疑道:“公子有所问,在下不答未免不恭,可若答了,未免又让公子说我自夸……罢罢罢!既然公子已经问了,在下自然不能不答。实不相瞒,在下自幼接受家训,慈爱宽仁,无殊能,仅诚意待人,自幼及老,事无论大小,人无论贤愚,莫不处之以从容,过之以乐易。若说为何选我做家主,无其他,一‘忍’字而已。”

  忍?

  赵玄忽然笑了,真的能忍吗?冲着张艺拱拱手,不再追问,转身跟着仆人进入张府。

  后面,李淑对着张艺一礼,也紧步跟上。

  很快的,两人来到一个大院,只见里面人山人海,高朋满座,胜友如云。奴仆将两人引到一个席位坐下,告罪一声,匆匆又去前门,显然再去接之后的客人。

  这时也不知算不算开饭了,每个人面前的案几上都摆满了点心、瓜果、水酒等等,热热闹闹的,不少相熟的人在大声谈论。

  这个世界除了家宴,一般还是用案几,就是那种一个人一桌、席地而坐的那种桌子。

  赵玄与李淑紧挨着坐,就听两旁谈论的话题,几乎都与张艺有关。

  “若说这张家也不从哪来的好运,你们看看那张艺公子,如此年幼,便有威德之望,正德修身,礼让齐家。今年还立义和广堂,制典则、设条教,以诫子侄。看看如今的张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正妇顺、姑婉媳听。要我看啊,只要让这位艺公子继续持家,不出几年,张家必然成为大晋朝有名的名门望族!”

  “岂止!岂止!你们岂不闻张府合家九百人,每日鸣鼓会食,集体吃饭;且全家人的衣服、鞋袜也都统一制做和分配;就连孩子都统一看管。有出门探亲的妇女,无论谁的孩子。抱起一个就走,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就连养的一百只狗,亦孝家风。如有一只不到,其余九十九只都不吃食,只等到齐了才吃。岂是我等寻常家庭能够比得?”

  “唉!要我说,艺公子哪里都好,就是太能忍了。说甚么‘以忍养和。以和养贵,人生处事百般忍’。可若事事皆忍,这人活的又有什么趣味?”

  “是啊……”

  “这就是你们不懂了,忍又忍,饶又饶,忍字头上三把刀……要我说啊,或许艺公子凭着这个‘忍’字,成亲之后依旧做家主也未可知。”

  “不然!不然!艺公子尚还年幼,却已有举人修为,日后怕是将成为半圣、亚圣的人物。研习经义还来不及,怎能让俗事耽搁?”

  “这位兄台所言吾不敢苟同,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管理家业,亦是修行的一种,怎能说是阻挠修行的俗事?”

  接下来,一大帮人话题转移,又去讨论修行之事。

  赵玄边听边吃边喝,尤其是听到那句“以忍养和,以和养贵。人生处事百般忍。”对那位张公子更是好奇。忽然间看到一旁李淑略显拘谨,不由问道:“怎么了?为何不吃?”

  李淑慌张的向四处看了看,略感赧然道:“师父……我们来白吃白喝……有点不好吧?”

  赵玄失笑道:“那你说怎么办?现在出去?”

  李淑一阵纠结,留在这里吃饭吧。是白吃白喝;现在出去吧,未免失了礼数;忽然灵光一闪,道:“要不然我去随点礼?”

  随了礼之后,虽然双方还是不相识,但也不是白吃白喝了。

  赵玄闻言摆了摆手,让李淑随意。自己则继续边吃边喝边听。

  这一通酒宴一直从白天喝到晚上,月上中天,人声渐稀,张家院中仅还零星坐着几桌客人,其余的都是张家人,可也都相继回房。到了最后,甚至唯独赵玄、李淑剩下。

  “太玄公子、女娲小姐,如今时间已晚,不如就在鄙府住下?”当人都走净后,张艺亲自前来问赵玄与李淑道。

  赵玄醉眼朦胧,一抬眼,打了一个酒嗝,含含糊糊道:“好……好啊……”李淑在一旁满是尴尬。

  她已经跟赵玄说了好几遍该走了,可赵玄似乎真的喝多了,根本不听。而这时张艺虽然说得客气,但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家已有逐客之意,赵玄竟然张口就答应了,这让她如何不尴尬?

  正待起身扶着赵玄告辞,没想到赵玄比她还快一步,压着她的肩膀站起来,醉态可鞠:“听……听说……嗝……听说张公子要结婚了?新……新房准备好了吧?嗝……新房啊……呵……让贫道进去躺躺如何?”

  李淑:“……”

  太过分了点吧!

  谁家新房让别人住?

  就算还差一个月也不行啊!

  李大公主现在已经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的准备了。

  然而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张艺愣了一会儿,竟然道:“也罢!既然公子有此心愿,又恰逢在下洞房已装饰一新,不敢推辞,就请公子入洞房一宿吧……”

  李淑顿时呆住了。

  怎么个情况?

  这也可以?

  然而真的可以!

  就见张艺吩咐仆人去新房铺被和,并且亲自领着两人来到新房的院落,将赵玄送入房间,又对李淑道:“女娲小姐是另择一院,还是陪着太玄公子,在旁边房间入住?”

  李淑哪还有脸再要一个院子,忙道:“张公子不必麻烦了,我跟我师父在一个院子就可以。”

  张艺道:“在下这就去叫丫鬟问您收拾房间……”

  当夜,一夜无话。

  ……

  第二天

  李淑大早晨就来到赵玄门前,静静等候。

  红日高升,赵玄刚一推开房门,李淑便迫不及待道:“师父,你昨天有些……”

  “过分了?”赵玄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李淑:“……”

  知道过分了你还那么做?

  她可以肯定,赵玄当时绝对没有喝醉酒!

  就在这时,一名丫鬟来到院落,恭敬道:“太玄公子、女娲小姐,我家家主请您们参加他的弱冠典礼。”

  赵玄点点头道:“知道了,头前带路!”表情甚是玩味。

  李淑感觉今天的赵玄有点不对劲,忙拉了他一把,低声道:“你不会是想捣乱吧?”连“师父”这个尊称都不用了。

  赵玄摆摆手道:“怎么会?为师只是感觉这位张艺公子与我分外有缘,想跟他亲近亲近而已。”

  李淑:“……”

  有您这么亲近的?

  两人跟在丫鬟身后,七拐八拐,接近张家祠堂。这时一位二十来岁的公子迎上来,挥退丫鬟后,面色微冷道:“两位请跟我来,家主如今正在祠堂。”

  李淑心中却松了口气,暗道:这才是一个正常人对不受欢迎的人的反应,向那位张艺公子,好说话归好说话,可给人的感觉也……太窝囊了。

  进到祠堂里面,但见满屋子长者落座,张艺站在祠堂中央,见两人走进,迎上前来道:“太玄公子、女娲小姐,在下已等候多时。快请入座,快请入座。”引着赵玄、李淑二人走向上座。

  这时一个老人站起来道:“家主,你举行冠礼,他们不过是来观礼,怎可入上座?”

  张艺道:“三爷爷,我张家千年传承,怎可失了礼数?”

  老人冷哼道:“对讲礼的人才用得着讲礼!”言外之意,无外乎赵玄、李淑不讲礼。

  说来也是,哪有人素不相识就来吃酒宴,吃完酒宴不说,还吵着要住主人新房的?

  再说了,冠礼请的都是家中长者,让你来你就来,这算怎么回事?

  张艺摇了摇头,对老人一拱手道:“三爷爷教训的是,不过太玄公子与女娲小姐又怎会是失礼之人?”

  “你!唉!”老人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这时有一人站起来,对赵玄两人抱拳道:“既然两位知道礼数,难道不该自我介绍一番?什么太玄公子、女娲小姐,就没个正经名字?”

  “这位长者是在说贫道师徒不正经么?”赵玄面上竟还挂着笑。

  张艺紧忙打圆场道:“太玄公子想多了,八爷爷绝非此意。”

  赵玄点点头,一脸恍然道:“哦,原来是张八爷,贫道洪君,失敬失敬。这是舍徒关音,见过诸位。”

  大堂中众人不言,最多不过拱拱手,看来对赵玄的感觉都不是很好,且也都并非张艺那般能忍。

  这边张艺再次请赵玄入座,并宣布冠礼开始。

  冠礼这一套其实很麻烦,虽然只是戴个帽子而已,但从衣服到鞋子到帽子到发型都有讲究,并且还要背诵四书五经,以及讲出大义方可。一般来说,十六岁以上,能满足以上条件,就可以举行冠礼。若不然,则必须等到二十、二十一岁。何况之后还有赐字?

  眼瞅着冠礼的程序一步一步有条不紊的执行,而赵玄也并没有惹什么麻烦,李淑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赵玄像昨晚一样,脑袋抽风,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张艺的冠礼举行到最后一步,长辈赐字的时候,赵玄忽然长身而起,打断了欲给张艺赐字的一位长者,大大咧咧道:“昨日张公子对贫道说,能做家主,都靠了一个‘忍’字。况且贫道又听闻,张公子敢称‘人生处事百般忍’,依贫道看来,张公子的字就叫‘百忍’吧。”

  顿时满场哗然。

  你看来?

  你是个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