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首太玄经 > 第八十八章桃花岛内琴箫放

第八十八章桃花岛内琴箫放

  “一部九阴真经,换我桃花岛全部武学,道士未免太贪心了吧!”东海之上,一帆孤舟,黄老邪、赵玄、李志常三人坐于其上。∏∈,

  赵玄听到黄老邪冷冰冰的声音,却是笑道:“贪心虽然有点,但黄岛主不是同意了么,不然怎会带我去桃花岛?”

  原来当日黄老邪最终还是放过了郭靖一命,知道赵玄提及九阴真经,必有所图,原本他以为是换周伯通自由,没想到赵玄却提出要交换他桃花岛的武学。

  他却不知,这是赵玄早就打算好的事了。

  赵玄自成就道心之后,知道不忘却剑心,不能进入先天,便打算遍览天下武学,另辟蹊径,更进一步提升自身实力。或者能够触发感悟,使道心早日大成,剑心早日忘却。之前他跟洪七公探讨武学是因此,如今他想要研究一下桃花岛的武学也是因此。

  黄药师之所以答应他,一是因为迫切想用九阴真经祭奠冯衡,二就是赵玄传黄蓉凌波微步,那也是绝顶的功法,他桃花岛主自然也不能小气。

  海风阵阵,小船顺风而行,没几日,一个开满桃花的小岛出现在三人眼前。

  赵玄站在船头,临海眺望,看着岛上恬静优美,不禁心怀一畅,唱道:

  “桃花岛内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黄药师双眼在赵玄一开口就猛地一亮,到后面越来面色越喜,等赵玄唱完,终于忍不住拍掌大笑道:“好好好!好一曲桃花仙!没想到小道士你还会作诗,只可惜我桃花岛里却并无桃花庵,不过今日之后,说不得就要多一个!”

  赵玄回头笑道:“黄岛主乃真隐士,贫道不及多矣!”

  黄药师道:“我自明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但若论到诗词一项,亦不及道长多矣。道长此诗画面艳丽清雅,风格秀逸清俊,音律回风舞雪,意蕴醇厚深远。虽然满眼都是花、桃、酒、醉等香艳字眼,却毫无低俗之气,反而笔力直透纸背,让人猛然一醒。诗中有状若疯癫的高傲、有看破红尘的轻狂。看似洒脱不羁,却又隐隐透出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意味。若说此前最令我佩服之人是王重阳,但今后则唯你赵玄一人。不仅武功,连性格、境界亦让黄某心神一清,徒生向往之意!”

  赵玄呵呵一笑,并不回话。谁说他不动人情世故?人情世故也要看用不用得到,别人还配不上他用人情世故,也只有东邪这最合他脾性之人,才需要他费心。这不一个马屁都把对方拍的合不拢嘴了?

  三人停船靠岸,迈步登岛,黄药师饶有兴致的介绍道:“这岛上的无数桃花,乃是我以奇门术数栽植而成。其内含五行生克、阴阳八卦的变化。此二者说来似乎玄妙,实则是古人精研物性之变,因而悟出来的至理。通阴阳之道,反鬼神之说。无论是医学、还是历数等等,均依此为据。所谓‘五运更始,上应天期,阴阳往复,寒暑迎随,真邪相薄,内外分离,六经波荡,五气倾移’。我这桃花大阵,便是以‘五行大转’为根基,辅以‘二十八星宿大阵’而成,不知可还能入道长法眼?”语气明显比先前客气的多。

  赵玄认真的看了看,但见无数桃花遮望眼,密密麻麻看不透,叹了口气道:“贫道于奇门术数一道却是不通,实在看不出有何奥妙。希望黄岛主能指点一二。”

  黄药师大笑道:“此事不急,先在我岛上住下再说!”挥手召来哑仆为两人安排住处。

  这些哑仆都是一些大奸大恶之人,被黄药师抓来桃花岛,废了武功,割了舌头,用作下人使唤,对于黄药师不敢有半分不敬。

  赵玄至此便在桃花岛住下,每日里与黄药师研讨武功、学习奇门术数。像什么兰花拂穴手、碧波掌法、弹指神通、落英神剑掌、碧海潮生曲、玉箫剑法等等,更还有医术,黄药师一点都没有藏私。赵玄此时虽然剑心封尘,但主要封印的还是独孤求败的道,对于其他剑法不练最好,学一点也没关系,是以俱都来者不拒。

  当然赵玄也没有藏私,不仅是九阴真经,就连他在九阳真经、先天功之上的领悟都与黄药师交流,还有太极拳理,亦是有所涉及。虽然一部黄药师求之不得的《九阴真经》换桃花岛全部武学在他心中是公平的,但黄药师的性格与他相仿,都是“贵己”、“为我”、漠视世俗礼法之人,他脾性相同之下,自然也不会小气,但凡黄药师有问,他尽其所能有答。一连三个月时间过去,两个人对武学的领悟都大为精进,相交亦是莫逆。

  桃花岛内四季如春,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在岛的正中央处,一座桃花庵耸然而立,庵前一个石碑,上面赫然龙飞凤舞的刻着赵玄念的那首唐伯虎的《桃花庵歌》。

  琴声自桃花庵中忽然响起,不断传出,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端得惹人迷醉。

  桃花岛外,郭靖、黄蓉刚刚登岛,猛听得琴箫之声,黄蓉说不出的欢喜,大叫一声:“爹爹,蓉儿回来啦!”向郭靖招招手,便即向前飞奔。郭靖正待追去,却见黄蓉在花丛中东一转西一晃,霎时不见了影踪。他急忙跟上,可只奔出十余丈远,立时就迷失了方向。只见东南西北都有小径,却不知走向哪一处好。

  桃花庵内,赵玄与黄药师一坐一立,面向窗外。赵玄盘坐在地上,膝上放着一把瑶琴。但见他手指如风,琴音渐渐高亢。一旁黄药师站而吹箫,箫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这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夹杂在高亢的琴音中,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原来赵玄在月前同黄药师学习《碧海潮生曲》之时,忽然想起自己还记下一个《笑傲江湖》的曲谱,便即默写下来,送与黄药师。黄药师得之甚喜,整日研磨其中指法。原本赵玄当时正在跟他学萧,他想要赵玄吹箫他抚琴,两人合奏。但赵玄修炼在琴艺上则更上一层,修炼**玄元功,又有后世的指法做基础,无论多难的指法都能运用的行云流水,最后两人磨合十数天,终于赵玄抚琴,药师吹箫,在这射雕的世界奏响了笑傲江湖的曲谱。

  黄蓉从岛外一路飞奔而来,猛然见岛上多出来一个陌生的建筑,上挂牌匾“桃花庵”,下立石碑《桃花庵歌》,书法行云流水,极尽自然。迈步走入,但见中间一座阁楼。阁楼前李志常剑舞惊鸿,阁楼上栏轩后,爹爹与臭道士一站一坐,神色悠然,抚琴弄箫,翩翩有出世之感,一时间竟不由自主的呆了呆。

  恰在这时,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黄蓉只听得血脉贲张,忍不住便要叫出声来。又听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一种纵横江湖的霸气与苍凉夹杂在琴箫之中,可在这苍凉之下,又有一种看破世俗的豁达与淡然。

  琴箫之声越来越高,越来越急,蓦然间,只听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就见黄药师身形一动,瞬间站在赵玄身前。只见此时赵玄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看的黄药师眉头深锁,眼中透露出一种担心的意味。

  他抬抬手,似乎想要推赵玄一把,叫醒赵玄,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赵玄这时却不知外界变故,而是陷入一种特殊的状态当中。在刚刚那高山流水、广阔无边的琴箫声中,他忽然元神澄明,感受到一种轻飘飘将欲升仙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惹人迷醉,他没有理由挣脱。就顺着这种感觉,他元神从体内升起,直出泥丸宫外。顿时他感觉浑身一轻,仿佛挣脱了所有束缚。睁开双眼,只见自己越升越高,下面黄老邪站在“自己”身前,担忧的看着自己。

  怎么会有两个“自己”?难道是元神出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