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弃子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铸钱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铸钱

  其实,廖立被刘备勒令在家闭门读书,他也时刻关注着刘备的情况,而后廖立都会苦思冥想一番,看能不能为刘备解决麻烦。

  让廖立在家好好读书,廖立根本就做不到。

  刘备缺钱的情况,廖立是清清楚楚。现在廖立真的有点后悔了。如果不是他贪污受贿、中饱私囊,导致上行下效,刘备才会这么艰难。

  自己挖的坑,廖立想着要埋好了。如果刘备到了最后没有处理好,或者说有人落井下石,廖立要是拿不出什么办法来,那就是死定了。

  廖立算是歪打正着了。刘备派来的亲兵前来请他了。廖立心中那个激动啊,这意味着刘备已经想起他了,需要他了。

  由于是因为戴罪之身,廖立穿上了一身比较朴素的衣服前去面见刘备。这和廖立的性格有很大的出入,他最喜欢就是华丽的衣服的,可那样的话,会引起刘备的不愉快。

  但廖立又不能穿得太寒酸和灰头土脸的,否则会给别人以为刘备亏待了他,更加导致刘备么不满。

  可以说廖立就是刘备肚子里的蛔虫,把刘备所有的心思都给摸透了。

  廖立准备好了一番之后就跟着刘备的亲兵来到了刘备的面前。

  看到刘备闭目坐在书房的最中间,廖立仿佛隔世一般,从门口直接膝行到刘备的跟前,带着哭声说道:“罪人廖立拜见主公。”

  刘备没有睁开眼睛,任由廖立跪在地上。廖立开始紧张起来,他来之前就在猜测刘备叫他过来的用意,现在刘备一动不动,廖立就懵逼了。

  良久之后,刘备终于开了口,说道:“这段日子,你可有所得?”

  所得?当然是有了。廖立反思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是说他是做错了,而是反思日后要更加小心于谨慎,不能够让别人发现了。

  “主公,罪人这段时间无时无刻不在反思自己,自己跟随主公是为了匡扶汉室,没有想到被猪油蒙了心,做出了伤害主公的事情。罪人有错,错得离谱!”廖立脸上是很自责的,实际内心是如何,就不知道刘备能不能猜测得到了。

  不管廖立是不是真心悔过,刘备现在缺人缺得要死,也算廖立真心悔过了。

  “既然你真心悔过,这段时间你也受到了处罚。念你跟随吾多年,吾今天就饶了你这一次,日后若有再犯,定斩不饶!”刘备说道。

  “多谢主公!”廖立感激地说道:“主公,在下一定痛改前非!在这段日子里,在下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主公啊。”

  刘备点点头,廖立的为人,他是清楚的,只是现在双方都需要一个台阶可以下来就可以了。廖立这个态度就是刘备想要的。

  “虽然吾赦免了你的罪名,但你现在无法就任官职,先跟随在吾的身边,日后等立下功劳,吾在委以重任。”刘备先把话给说清楚了,免得廖立有什么想法。

  廖立急忙领命,毕竟他刚刚从家里面放出来,这官职什么的还是先不要想了。

  刘备沉声说道:“如今张任、严颜二贼跋扈,军师遭了算计,于巴郡一战大败,贼势汹涌,你可有什么办法?”

  “什么!军师大败?!”这个倒是廖立不知道的。

  对于徐庶,廖立是很嫉妒,但廖立心中也不否认徐庶的能力之高,没想到徐庶也有失败的一天。

  可廖立却高兴不起来,徐庶一旦败了,那么后果就十分严重了。

  “主公可否细说一下,在下再为主公参详。”廖立可不敢造次。

  刘备觉得廖立在家反省了之后,整个人的态度变得好多了,于是就将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

  廖立在家中是有关注刘备的情况,只是不是那么详细。如今听完刘备的讲解之后,廖立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

  徐庶是被算计了一回,但大局还在徐庶的掌握之中。唯一需要警惕就是益州那些不安分的守将,他们的动作关系到刘备在益州的统治。

  同时廖立觉得其他人表示用钱粮和官职稳住其他郡县守将的计策。毕竟如今打生打死都是为名和利。要是不用刀兵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何乐而不为,想必其他郡县的守将会被刘备用金钱攻势给收服的。

  只是奈何刘备现在粮食是有,可钱就没有多少了。

  更严重的是,这个坑还是廖立之前挖的。要不是他把粮食给拿出去卖掉了,导致粮仓没有多少粮食,刘备何至于用钱去买粮食啊。

  归根到底,都是廖立的错。

  廖立觉得自己要负责,这也关系到廖立能不能重新得到刘备信任的关键。

  刘备看着廖立,问道:“公渊,你可以什么良策没有?”

  “益州富庶,成都城中有无数世家大族,主公可让张子乔出面,让其捐赠一番,定有收获。”廖立不知道张松已经做了这事。

  刘备一听,很是不满地说道:“子乔已经去做了。可是这些世家,一个个抠门得要死!是没有什么指望了。”

  廖立心中了然,看来这次的事情已经让世家大族们对刘备的敬畏大大的减少了。

  这个办法不行,廖立还有其他的办法,说道:“主公,其实您可能忘记了一点,你还有无数的钱可用。”

  “什么?无数的钱?”刘备是来了精神了。

  廖立露出淡淡的笑意,说道:“主公,益州境内有好几个铜矿,似乎也是用于铸钱的。若是主公加大力度,还愁无钱可用么?”

  对啊,刘备自己倒是忘记了这么一点。

  自从乱世开启之后,诸侯并起,朝纲大乱,一个个有野心的枭雄都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各路诸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除了私自铸造兵器、招募兵员之外,就是私自铸钱。一个诸侯十分强大,其占领地的民生起到很大的作用,其中货币的重要性就十分的突出。有大量的钱财,就可以购买到大量的物资,同时也可以收买人心,等等一大堆好处。可一直以来,铸钱都是朝廷官办的,地方上没有办法自己铸钱的,那是死罪,满门抄斩的罪名。

  然而诸侯们为了各自的野心,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自己铸钱。除去境内没有铜矿的诸侯,大部分的诸侯都不会放过铸钱带来的便利。

  而益州就有着好几处铜矿,也在进行开挖之中。

  被廖立这么一提醒,刘备倒是想起来了,自己的确是忘记了这么一点。

  其实也不怪刘备了。他也好久没有做到州牧和刺史这个位置了。而且他之前混迹的徐州和荆州都是富庶之地,根本就不用为钱粮发愁,久而久之,他也忘记了。

  “公渊提醒得对,吾倒是忘记了这么一点。”刘备心情大好,自己承认了错误。

  廖立拱手说道:“主公,只要加大铜矿的挖掘力度,大力铸钱,想必不用多久就可以有大量的钱可用,主公的难题就解决了。”

  “好好!这个计策好。公渊,汝立下大功了!”刘备很是开心,问题终于解决了。

  “都是主公英明神武,在下才有用武之地。”廖立美滋滋地站在一边,现在对他而言,功劳是最重要的。

  时间紧迫,刘备也不敢多浪费时间,对着亲兵说道:“来人,将法孝直给吾叫过来!”

  “这法孝直什么时候得到主公如此的信任?!”廖立心惊,看刘备的意思,这铸钱的事情是要交给法正了。

  廖立刚才还想着刘备会不会把这个铸钱的事情交给他,那么他就可以从中捞取油水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这正是刘备所担忧的,所以他选择了法正,一个极度小气和正直的人去干这个事情。

  不多时,法正就来了。

  法正一进门就看到了廖立,眼睛顿时一眯。

  廖立急忙给法正示好,现在的他不能够把法正给得罪死了。

  法正器宇轩昂地来到刘备的跟前,拱手说道:“在下参见主公!不知主公有何吩咐?”

  刘备笑呵呵地说道:“孝直,益州境内的几个铜矿开采情况如何?”

  “娘的,刘备的脑子转得真快,居然想到了铸钱!”法正心中骂道。

  法正隐藏心中的想法,恭敬地说道:“主公,这益州几处铜矿,除去在南面几处之外,其余都是正常进行。”

  “好!”刘备击掌说道:“孝直,你即刻对几处铜矿加大人手!全部运到成都!”

  运到成都自然是自己铸钱了。

  法正没有办法拒绝,点头说道:“在下领命,一定不会让主公失望的。”

  “嗯!孝直,你办事,吾一直都是放心的。大胆放手去干!”刘备像一个明主一般说话。

  法正要是信了他就有鬼了,但只有唯唯诺诺地点头。

  钱财乃是大事,刘备不会把所有的权力都交给法正,暗地里他也会派出专人去监督法正铸钱的。

  法正领命之后就离开了,留下廖立和刘备在书房。而从一开始,法正都没有和廖立有什么交流,除了最早之前的对视。

  刘备突然对着廖立说道:“公渊,汝日后要与同僚多多交流。”

  有些话,刘备不会多说,但廖立在他麾下与其他人的交流一直都是大问题。几乎大部分刘备大部分的手下都和廖立不对付,这让刘备很是为难。

  廖立惭愧地说道:“主公,在下一定会改正!”

  至于能不能改,有没有这样去做,刘备就无法奈何了。

  另外一边,法正悄悄地将刘备的命令送给了张松,邀请张松到自己家中商议。

  对于刘备突然间想到的办法,张松也是无法阻止。

  益州的铜矿是有,但在成都附近,或者说在刘备势力控制下的并不多。但是投入大量的人手,短时间是可以铸出大量的钱。而正好给了刘备稳住其他郡县守将的本钱。

  “子乔,咱们要不要派人把那几个铜矿给毁掉了。”法正提出了一个阴毒的方法。

  把铜矿毁掉,那么刘备就没有太多的原料铸钱了。但那样会死很多无辜之人,同时法正就受到刘备的怀疑。

  “不成!如此一来,孝直你就危险了。要知道刘备让你负责此事,铜矿就出问题,换做是谁都会想到你。到时候你有何借口推脱。这么长时间的布置,都会一场空!”张松当场就拒绝了。

  法正很是无奈,这样都给刘备度过了危机,日后想要搞刘备一下,都不知道何年何月。

  张松则是说道:“铜矿是要毁掉的,但不是现在!日后的机会还有很多,咱们就先让刘备高兴几天!”

  张松是不会放过这几个铜矿,他一定会把铜矿给毁掉的。

  而法正也是点点头。

  他们两人都是智者,知道这几个铜矿的作用。但是他们却完全忽略了一点,铜矿之中有很多无辜之人在,一旦毁掉,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然而他们两个完全不关心,普通人的性命在他们的眼里不值得一提。

  随着廖立给刘备提了醒,法正加大了对铜矿的挖掘力度,成都城附近的几个铜矿在这两日源源不断地将制作铜钱的原材料运到了成都。

  大量的铜钱被工匠们加班加点地制作了出来。

  看到那么多的铜钱,刘备总算是心安了。而益州世家和豪强捐赠的钱财也已经到位了。

  于是乎,刘备就给各地郡县的守将送去了钱粮,并且带着刘备给他们的任命。

  各郡县的守将官职全部加多一级,使得很多守将都是高兴不已,他们要的无非就是钱粮和权力而已。现在刘备这么爽快就拿出来,正合了他们的心思。刘备如此大方,各郡县的守将也不能不表示一下,一个个都给刘备上书了,表示自己愿意听从刘玉的指示。

  隐隐动荡的局面瞬间又回到了刘备的控制之中。

  刘备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只是这一次的花费有点大,刘备想想都觉得心疼。刘备现在对自己的实力感到担忧了。一个益州他都不能控制得死死的,还谈什么大业。

  刘备觉得还是自己的兵力和实力不足,接下来他开始大规模的扩充兵力,成为了益州军力最强大的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