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华经 > 第84章阮裕焚车
  李聪明看着他,只是笑,并不回答。

  许久,中年人忽然笑了起来,道:“你这李聪明,果然不是白叫的。”

  李聪明又笑,只顾喝酒,没有说话。

  恶酒鬼忽然眸光闪动,盯着他道:“知道我身份后,还能如此淡定的,你是第一个。你就不怕我的凶名吗?你可知我杀人是不眨眼的。”

  李聪明放下碗,笑道:“我只知道我请了你喝酒,你欠我一份人情,纵然你是天下第一恶人,你也没道理杀我。”

  恶酒鬼“嘿嘿”笑着,道:“你说得没错,你既然请了我喝酒,我自然没有理由杀你。”

  李聪明笑着,忽然看向另一边的紫衣人,对恶酒鬼说道:“你看见那两个紫衣人了么?”

  “我只是喜欢喝酒,眼睛又没瞎,怎会看不见?”恶酒鬼说道。

  “他们要杀我。”李聪明道。

  “他们要杀你,又不是要杀我,与我有何相干?”恶酒鬼吃着肉,满不在乎道。

  李聪明笑了笑,道:“他们的确不杀你,只是,他们若杀了我,谁请你喝酒,谁给你付账?”

  恶酒鬼也笑了,道:“我难道就不会叫他们请我喝酒么?”

  “你且去问问他们,愿不愿意请你喝酒。”李聪明笑道。

  “说的是!”

  恶酒鬼似乎极为赞同,立马站起身来,走到那两个紫衣人身边,看着他们两个,问道:“不知两位肯否请我喝酒?”

  一个紫衣人一手握住剑,说道:“你是什么人,也够资格让我们请你?”

  另一个紫衣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李聪明,淡淡道:“请你喝黄泉酒倒是可以。”

  “嘭!”“嘭!”

  突如其来的两声巨响,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人们皆把目光投来,发现那两个紫衣人已被中年人碰死在了桌子上!

  那两个紫衣人眼珠都快瞪了出来,其中一个一只手还握着剑,根本就没想到死亡会来得如此突然。

  刹那之间便死了两个人,酒馆内顿时有些混乱起来。但这里大多数都是习武之人,随便死个人并不足为奇,很快店内又恢复平静,喝酒的喝酒,说事的说事。

  而恶酒鬼狠狠瞪了那两具尸体一眼,扬了扬衣袖,转身怒气冲冲回到李聪明身前。

  “这两个王八蛋果然不肯请我喝酒!”恶酒鬼似受了天大委屈。

  李聪明神色淡漠看着这一切,问道:“我听说你们七大杀神在七年前便退隐七杀谷,如今你怎的又重出江湖了?”

  “臭小子,什么你不你的?”恶酒鬼恶狠狠道,“凭我的身份,好歹也是你的前辈,要是换做‘假百老’或‘伪小人’,恐怕早就以不敬之罪杀了你了。”

  “假百老”自然就是那个装扮成老者,爱以“无礼不敬”为由而杀人的七大杀神之一;而“伪小人”,则是那个长不大的侏儒。这两人,都很讨厌别人对他们不恭敬,别人对其哪怕有半分怠慢,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李聪明笑道:“我请你喝了酒,你自然不能再杀我,否则,岂非坏了你自己的规矩?”

  “哼,”恶酒鬼冷哼道,“你请我喝酒,我帮你杀了对头,咱已经两清了。”

  李聪明点头,道:“我也没奢望你再帮我做什么,我只是比较好奇,你们七大杀神为何又重出江湖了。”

  恶酒鬼看着他,然后叹一口气,道:“七大杀神个屁!如今只剩下五个丧家之犬啦!”

  李聪明顿时震惊不已,心知肯定出大事了,连忙问道:“怎么回事,还有人敢进犯七杀谷不成?”

  “道宗和玄女宫这两个狗娘养的,天杀的!”恶酒鬼突然大骂起来。

  众人纷纷侧目,心想这人是疯了还是醉了,道宗和玄女宫是何等的存在,他竟然敢两个都骂。并且这还是在玄女宫管辖的西天境,小命不想要了么?

  与他坐得近的,纷纷离席,躲得远远的,免受牵连。

  李聪明将他安抚下来,道:“是道宗和玄女宫联合出手?”

  恶酒鬼猛灌一口酒,点头道:“若不是这两个狗娘养的,谁敢来动我们一下?”

  “你说,七大杀神只剩下了五个?”李聪明不住劝酒。

  “有两个在突围中运气不好,挂了。”他喝着酒,淡淡道,“相信过不了两日,消息便会传开。”

  七杀谷,位于南华境与西天境的交界处。

  “活下来的五个是谁?”李聪明随意问道。

  “你刚才说的那三个都没死,加上我,还有杜老大。如今都各自在江湖上逃难,不知道在哪里。”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哼,我们已退隐江湖,怎奈江湖之人不愿我们安生。这番重出江湖,自然要搅他个天翻地乱!”

  “要不要跟着我?”

  “你的武功这般低微,我跟着你做什么?”

  “你跟着我,保证你有酒喝就是。”

  “好,只要有酒,什么都好商量。”

  恶酒鬼果然是恶酒鬼,就因为李聪明能请他喝酒,他便跟着李聪明到处东飘西荡去了。

  这两个人在一起,一定十分有趣。

  再说自从麻雀从天流儿手中飞走之后,天流儿整个人便呆若木鸡,一言不发。

  他反复想着师父风逸尘的所作所为——怀疑麻雀;说常阳果是三纹常阳果,不能吃。

  如今看来,风逸尘说的都是实话,从未有半分虚假。

  天流儿觉得自己真是该死,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是自己自找的。自己若是相信师父的话,不去偷吃三纹常阳果,又何至于现在这样?

  谁也怪不得,只能怪自己。

  自作孽,不可活!

  天流儿无比的痛恨自己,如果有来生的话,他巴不得现在就去死,转世轮回,开始另一种生活。

  现在的一切无比糟糕,大半是被他自己搞砸成这样的。

  “啪”,他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

  “天流儿,你在做什么?”燕月镜听到了声响,问道。

  “没做什么。”天流儿摸着抽红的脸,淡淡道。

  燕月镜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先找地方休息,明早再赶路。明天就能到达火龙城,火龙城有个首富叫赵贾,他家里养着一匹天马,明日我们去找他借来骑一骑,说不定能早日抵达独苏剑派。”

  普通的马进化成妖兽时,身上便会长出四只翅膀,能于天空中飞行,此马称之为天马。

  天流儿从风火城带回的那匹老马,若是能够进化成妖兽,也会成为一匹天马。

  天马速度极快,日行万里不在话下。

  天流儿听了,道:“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当晚,两人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一宿,次日一大早又开始赶路。

  正午时分,两人来到赵家门口。

  燕月镜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径直往赵贾府内走去。立即有两个家丁拦住他询问,他报上了“疾风剑”的名号,一个家丁便回去禀报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亲自来到门前接见,在其身后,跟着一二十个高手,乃是赵家养的门客,个个手底下都有几招。

  “阁下便是‘疾风剑’燕月镜?”赵贾笑着抱拳道。

  “在下正是。”燕月镜还礼道。

  “阁下既然是‘疾风剑’,还请露上两招才是。”赵贾身后,一个汉子说道。

  燕月镜看着他,不禁皱眉,他是来这里借天马的,可不是来和这些人打架的,更不是来投靠赵贾当其门客的。

  他开门见山道:“赵官人,在下的侄儿生了重病,亟需赶到东玄境去治病。在下此番前来,是希望赵官人能将天马借与我们。”

  赵贾虽然很有钱,但在南华境,还算不上富可敌国。他之所以很有名,很大程度上是沾了他养的天马的光。在南华境,天马就只此一匹,至于其他四大境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这足以说明天马的珍贵性,根本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许多有钱人愿出天价购买,都求而不得。

  赵贾不禁皱了皱眉,他养的天马,养尊处优,整日照顾得像他儿子一般,连他自己都舍不得骑,更别说借与这个来路不明从不相识的人了。

  “阁下只报了‘疾风剑’这个名号,是真是假我们也不知道,阁下这样就想借走赵大官人的天马,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赵贾身后一个门客上前说道。

  燕月镜不予理会,盯着赵贾,道:“赵官人,江湖上皆传你是及时雨、小孟尝,今日我燕某找你帮忙,你竟这般辱没你的名声么?”

  赵贾神情十分尴尬,他身后的门客欲上前对燕月镜动手,却都被他拉住了,他叹道:“阁下有所不知,我那天马近日来不吃不喝,总是闹肚子。前几日找兽医来看过,说是害了一种怪病,莫说是要到东玄境,就是叫它走出这火龙城,它也没法子做到啊。”

  燕月镜眸光闪动,冷冷道:“不知赵官人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赵贾好奇道。

  “曾经有一个人姓阮,他有一辆很好的车子,凡是向他借用的人,他没有不借的。有一个人要为母亲送葬,想向他借车却又不敢启齿。这姓阮的听说后,便说道:‘我有车却令人不敢来借,那么要车又有何用?’于是这人就把自己的车烧了。”燕月镜边讲边盯着赵贾。

  赵贾羞得满脸通红,假装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月镜冷笑道:“意思是,你虽然很有钱,但气度却小得可怜。你若有姓阮的那人十分之一的气度,我必然会交定你这朋友。然而,嘿嘿。”

  他转身跳上马车,赶着马车离去了。

  离去之前留下了一句话:“物不能尽其用,还不如将其毁掉。”

  众门客觉得很是窝气,纷纷怒骂着,说要去找燕月镜算账。

  赵贾拦住他们,道:“这人是个疯子,不必与他一般计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