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龙决 > 第一百二十二章:操!劫色!

第一百二十二章:操!劫色!

  时至傍晚,太阳已经开始西斜,湛蓝色的天空浮现出白云朵朵,一团一团的簇拥在一起,层层叠叠,姿态万千,引人遐思.

  微风摇曳着它们那柔软的肢体,浅吟的低唱着,轻轻地从那张清秀的脸庞上拂过,不带走一片云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夕阳把傲视天下的身影拉得修长修长的,他一路上悠哉游哉,漫无目的的走着,平静的看着周围川流不息的过往人群,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想起刚才武斤手中的长剑插入财施放胸口的那一幕,傲视天下不禁莞尔,嘴角拉起一抹弧度,抬头望向远处那片火红的天空,视线回到了两个时辰前。

  对于财施放的小动作,傲视天下可谓是一清二楚。财家在落凰城里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可谓是家大势大,自己的行为无疑是在太岁爷上动土。

  在大家族里你地位再低,身份在贱,出门在外只要被别人欺负了,那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脸面问题了,而是关乎到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

  要是家族里有权有势的欺负你了,那你也活该,就算是你被打死了也没有人会去多管闲事,因为你们的身份摆在那里。可你要是在外面被欺负了,虽然都叫欺负,形式是一样的,但那性质可就大不相同了。

  在那些所谓的高层人士眼里,他是我家的人,看不顺眼,老子打了也就打了。可你要是打了那就不对了,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知道是我财家的人你还敢打,那你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既然这样,那我又何必跟你客气。

  不错!在财家这种大家族里,就算是一条狗在外面被打了,你都有可能承受他们的雷霆之怒,这也算是所有大势力里一种不成文的潜规则了。

  所以这也才有了很多人都想进入大家族谋个一文半职的原因,虽然在别人眼前是狗,畏首畏尾的,但是平常人眼里那他们就是神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为所欲为。

  一只狗被打了,都可能遭到灭门之祸,更何况是当代家主的儿子。所以在财施放晕过去之后,傲视天下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笑话!谁没事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所以财施放一醒来就被他发现了。

  “还好没有死啊!”

  见财施放还活着,傲视天下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刚才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导致这家伙永远醒不过来,他丝毫不怀疑,自己也绝对活不了多久。

  所以在内心深处,傲视天下还是希望这家伙不要那么短命的。因为一个大家族的力量是难以想象的,谁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底蕴,更何况自己这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就是多给你两两条腿你也逃不了多远。

  想到这里,傲视天下也有些无奈,自己只是这出来随便走一走而已,都能把落凰城里两个巨无霸给得罪了。真不知道这是叫运气好呢?还是叫运气好呢?

  见财施放拿着匕首悄悄的朝自己摸了过来,傲视天下的眉头微不可查的拧在了一起,虽然武斤现在拥有玄者八重天的修为,但他并不如何害怕,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将之击败,甚至击杀。

  至于财施放,则是直接被他给无视了。这种小虾米,捏死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而已,而关键的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开始不知道财施放的身份,傲视天下可以放心大胆的下死手。可是现在不同了,自己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要是在下杀手,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嘿嘿!哥还真是聪明啊!”

  傲视天下正懊恼着这该怎么呢?就看到气势如虹的武斤向自己逼了过来,他心里一喜,自己惹不起,并不代表别人惹不起啊!

  反正两家一直都水火不容,虽然大规模的战争不犯,但是小规模的摩擦也是不断啊!既然迟早都是要分出胜负的,那自己何不帮他们一把。助人为快乐之本嘛,傲视天下如是想着。

  看着傲视天下脸上那越来越灿烂的笑容,武斤心里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不过这个念头随即就被他那股强大的自信心给碾成了粉碎,不说自己现在的修为在玄者八重天,比起先前来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就是一剑破空也得够他喝一壶的了,因为从自己出道至今,这招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距离越来越近,武斤甚至可以看清楚傲视天下身上的毛孔,想到自己刚才出丑的样子,他前进的身形更是加快了几分。

  因为他们三人很凑巧的在一条线上,所以悲剧的一幕发生了,在武斤和财施放那深情款款的目光之中,傲视天下的身体在两人临近之际,突然腾空而起,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这一来就露出了后面的武斤和财施放两人,这么近的距离想抽手已经来不及了,武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刺入财施放的胸口。

  “噗!”

  财施放正沉浸在傲视天下被自己阴得欲哭无泪的时候,脑海之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作为一个欺强凌弱的二世祖,死在他手上的人自然也不少,所以对于这个声音他并不陌生,那是利器刺入**才发出的。

  “哇咔咔!你小子也有今天啊!”

  想着傲视天下那不可思议的表情,财施放心里就难以抑制的欢喜,兴高采烈的睁开眼睛,不过奇怪的是原来站在身前的傲视天下不见了,而是变成了武斤。

  “怎么是你?”

  满脸怒意的盯着武斤,财施放语气之中有些不爽。天武三杰与他大哥素来不对眼,所以对于武斤,他并不怎么客气。奶奶的熊!老子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你突然跑出来插一手,这是个什么意思。

  见自己出口了,武斤还呆愣愣的站在那里,财施放这次是真的怒了。尼玛的!你是武家的三少爷,老子还是财家的二少爷呢!尼玛的!虽然老子打不见得能胜过你,但老子可以用晶石砸死你啊!

  “你···不痛吗?“在财施放即将要暴走的时候,武斤疑惑的抬起头来,有些惊惧的看着他。见其这个模样,财施放心里一荡,这家伙莫不是吃错药了吧!或者是哥突然之间王霸之气一展,他感恩戴德、双脚发软、缴械投降了。嗯!很有这种可能啊!

  我的帅,那是没有天理的。

  “啊!”

  顺着武斤的眼光看去,财施放终于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这样说了,因为在他的胸口上,赫然插着一柄长剑,鲜血正自那里不要钱的往外涌。

  因为刚才精神紧绷,太亢奋了的原因,所以财施放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现在全身精气神一松,他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袭上心头,他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渐渐流逝。

  “你···”

  财施放右手颤抖着指着武斤,还想说些什么,却是发现自己的脑袋犹如被灌了铅一般,越来越重,最后其无力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见到这一幕,武斤直接闪身离开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得赶快回去跟自己的父亲说一下。不可否认这是一次意外,但大家族之间永远都是脸皮最重要,更何况两家本来就势如水火,谁知道会不会演变成世纪大战。

  见武斤走了,傲视天下轻笑一声,也是悄悄地离开了这里。如果他猜得不错,这种大家族的嫡系子孙出了事,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到时被盯上了那就不划算了。

  果然!在他离开后不久,大街尽头就冲来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其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特别是那双嗜血的双眸更是让人全身向外冒寒气。

  这正是接到财施放的命令而迅速赶来的灵极境强者——刀!

  “刀”今天内心里可是非常心奋啊!一直以来吊儿郎当的二少爷竟然转性了,这叫他怎能不开心,所以在听到财施放的话语之后,他什么都没有说,一路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目光在人群中扫过,每一个人对上他眼神的人都是一触即溃,低下头去不敢与他正视。这一幕,让“刀”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少爷!”

  不过当他看见那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财施放时,不由得脸色大变。一个闪身出现在其身旁,当即就是从怀里抓出一把丹药,也不管是什么了,全部都送入了其口中。

  随后其抱着财施放,一手抓过旁边的一个人,跨上武斤留下的那匹烈马朝着财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当然对于后面所发生的这一切,傲视天下是不知情的,他也没有那个必要去知道,反正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都与他无关了。突然,他瞳孔猛然一缩,在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隐隐传来几声吵闹声。

  “你想干什么?”

  只见几块烂木板之后,一个男子正在撕身前女子的衣服,而女子正用手格挡着,表情有些不情愿。这正是刚才那对“老公!我想要了!”的夫妇。

  “操!劫色!”

  看到这一幕,傲视天下脑海中突然蹦出两个字。

  “我想干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你想了吗?”

  没有理会女子的阻拦,男子双手用力一扯,女子胸前的一块布料被扯了下来,露出里面晶莹若脂的大片雪白肌肤。

  “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你竟然做出这种有违社会和谐的事情,我有必要把你逮捕,不是势必要你说,但你所说的一切将来都有可能作为呈堂证供···”

  傲视天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站了出来。虽然他自认为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在自己眼前发生。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傲视天下风骚的一抹长发,来了一段在前世非常精辟的段子,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显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白痴!老公我们走!”

  过了好半天女子才反应过来,拉起旁边的男子就走了,途中两人看都没有看傲视天下一眼。

  “你干嘛!”

  “你刚才不是说想的吗?”

  “我是说响,不是想!”

  “你···那个屁是你放的!”

  “嗯!”

  “那你为什么不说清楚,你这是坑爹呢!”

  ······“我操!”

  两人骂骂咧咧的走远了,隔了好一半天,巷子里才传出某个牲口的怒吼。

  贵宾!鲜花!都撒来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