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最强,开始 > NO.36温馨的晚餐
  ……

  和许多富人的做派一样,阿鲁昂家里也是有着单独的饭厅,而且分为前后两个。前厅是供客人们等待的场所,那里有着不少充满艺术感的雕像以及经典的画作以供客人们无聊时的话题。显然这一次,前厅的作用是没有发挥出来的,最多也只是给仆人们一个缓冲的区域。

  后厅则是就餐的地方,在一张最多可供十二人同时用餐的长桌上方,是三盏枝形的水晶样的吊灯。灯光反射在每个座位的水晶杯子上,闪闪发亮。在这里所有的餐具都不是普通的木制品或者是不锈钢之类的金属制品,而是有着琉璃色彩的昂贵合金。白桌布上点缀着温室玫瑰,恰如之前他们在客厅里所见的品种。金色的托盘里,是大堆的紫葡萄以及一些来自未知国度的奇异水果。

  众人纷纷入座。据阿鲁昂所说,为了表示对已逝之人的吊念,首座是必须空出来的。因此,他们就按照主客之别相对而坐。一边是甘天、疯子和拉维尼亚,一边是阿鲁昂、索菲娅、丽莎、以及克丽丝。几个衣着和相貌都比较得体的仆人立在旁侧,手里的托盘里或是美酒,或是酱料。

  在正菜被端上来之前,阿鲁昂一家以及拉维尼亚按照惯例进行了祷告,而没有这个信仰的甘天和疯子只能看着桌子上的水果和发呆。

  祷告结束之后。

  “容我正式地介绍一下,”阿鲁昂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身边的一位脸色有些苍白的美丽少妇,余光则看着眼前被吸引的客人们,“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我的妻子,索菲娅·约克了。最近她生了一场大病,所以一直都呆在床上,不过最近倒是好多了。”

  虽然面色看起来不是那么健康,但索菲娅无疑是一个令人敬畏的人物。她长着一头泛灰的金色卷发,嘴角带着严肃冷峻的线条,和一直带着和煦微笑的阿鲁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胸部超群绝伦,那极低的领口恰恰是社交场合所需,将其美艳展露无遗。

  “之前的事情真是抱歉了,”索菲娅冷峻的脸色缓和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那高贵的模样。“但我们家里的地下室确实是有点多了,而里面的东西又是十分重要的。”

  “没事。”甘天举起酒杯,“愿你的身体也早日康复!”

  ……

  在甘天接着酒劲,说出了自己的底细之后,场面就变得有些不可控制了。

  丽莎努力地把小脑袋伸到托盘之上,兴奋地对甘天说:“这么说的话,哥哥你以后是可以经常来陪我玩了。”

  甘天还没回话,阿鲁昂便严肃地说:“丽莎,你要知道甘天可是正在面临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考试呢,哪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你玩。再说了,你自己的世界语还说不好呢,那么想去看看空洲的空中花园的话,就应该好好学习啊!”

  丽莎轻轻地嗯了一声,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见丽莎失落的样子,甘天正欲安慰一下,身边的拉维尼亚却是悄悄地扯了他一把,低声道:“难怪你之前在老师的办公室里都敢那……那么嚣张的,原来是有着这等后台。不过,既然你是我的学生,老师是一定要把你教好的。”

  甘天看着拉维尼亚已经变得红扑扑的脸,笑道:“老师你明明不能喝还偏要尝一尝,你看,现在都开始说胡话了。”

  “老师可是大人,”拉维尼亚眯着眼睛,伸手夺过甘天手中的杯子来,笑道:“你这样的未成年人才要禁酒呢!”

  甘天见状,无奈地对着对面的克丽丝耸了耸肩,隐藏着的语言就是,“这可不是我不肯喝啊,你可不能再给我递酒了。”

  克丽丝微抿着嘴唇,浅尝了一口红色的酒液之后,微笑道:“早先我看你的谈吐和你的衣着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原来是他的儿子。这么说来,之前在其他的宴会之上,我们也许曾经错过了呢。”

  甘天笑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这时,旁侧的索菲娅咽下一口蔬菜牛肉汤,不动声色地插话道:“我在一年之前也是和你的父亲有过一面之缘,在我的印象里,他应该是一个滴水不漏的人物。想必他对你的管教,应该也是如此吧。”

  “确实是这样,”提到甘相生,甘天的脸色就不由自主地低沉下来。但很快,他就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那种抑郁之感,露出一副笑脸道:“不过虽然他对我的管教很严,可惜他实在是太忙,不能亲自实施。所以在这样的假期,我才有一点空闲时间,出来为民除害啊!”

  “可别这么说,”索菲娅板起脸,道:“你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你的父亲一定是会很担心你的。”

  甘天正欲回话,一直都吃的不亦乐乎的疯子抬起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嚷嚷道:“糟糕了,甘天,我们忘了提前给你那位亲戚打电话了。这下可怎么回去啊?”

  “急什么,”甘天鄙视地看了满嘴流油的疯子一眼,道:“菜都还没上齐呢!”

  “还没等到主菜上桌就离开可不是什么有礼仪的行为,”阿鲁昂也是笑道,“而且就算是时间晚了,我也可以派人送你们回去的。天气不错的话,从这里到怀州的市区也就最多两个小时的车程罢了。”

  疯子摸摸嘴,对着甘天耳语道:“可是,要是回去得晚了,那位估计是会生气的。”

  甘天不动声色地踩了疯子一脚,掩着嘴低声道:“你不会真的以为,阿鲁昂就这么相信我们把那个邪灵除掉了吧。之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和我们谈钱的事情,都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地相信我们啊。”

  说到这里,甘天又从拉维尼亚手中把那个已经被喝光了的杯子拿回来,再次地斟到一半。同时他继续对疯子说:“不出我所料的话,今天我们是回不去了。阿鲁昂是想用事实来检验我们的成果,如果今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那么大家安好,各自回家。如果今天晚上出事的话,那么……”

  后面的话,甘天没有说出来,他相信就算是以疯子的脑回路,也是可以猜想得出那种结果的。

  ……

  巨大的瓷质槽中,一块将近半米长的鱼状鲜肉半露在肥美的汤汁上,几片巴掌大的鱼鳞错落有致的放置在鲜肉四周,还有一些贝壳和蔬菜点缀着汤汁。氤氲的热气之中,香味弥漫,仿佛一条熟鱼在汤汁里游动。

  疯子看得口水直流,甘天干咳一声,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向着阿鲁昂询问:“这么大的鱼鳞,难道是传说中中洲奇运山上的天池里的大红鱼吗?”

  “你的眼光不错,”阿鲁昂不无骄傲地说,“这就是那中洲奇运山山顶的天池里的大红鱼,每一尾,据说都可以长到十几米长。味道更是不用说,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据说吃上一口,那种味道就可以在舌尖徘徊一天之久。”

  “这么厉害!”疯子不禁惊叹。

  甘天干咳两声,道:“可是我听说,那种大红鱼中天帝国的保护动物,只有皇室成员才有机会吃到,对他们来说那也是相当难得的珍贵体验了。”

  “这当然不是我弄到的,”阿鲁昂说,“这都是我的父亲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搜集来的,就这块大红鱼的肉,都是在冷库里呆了好几年的了。”

  “好几年?”疯子惊讶地看着那大块的鲜肉。

  “不用担心,这鱼肉保存得好好的,”阿鲁昂笑道,“这可是我们用来招待宾客的最高水准了。”

  “这……这实在是太珍贵了。”疯子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们何德何能?”此时此刻,神荼的教诲与他自己的内心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搏斗,究竟是要坚守道士的清规戒律,还是和甘天一样,放纵自我?对于疯子来说,答案是越来越清晰的。他不想走神荼的那种生而贵于天下的道路,所以他果断地拿起了夹子,伸向了那盘鱼肉。

  就在这时,甘天猛然出手,拿住了疯子蠢蠢欲动的右手。

  众人皆是十分不解地看着甘天,但突然之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紧接着又是一声更加刺耳的惨叫,撕扯着众人心中的平静。还没等他们给出反应,从客厅那边传来一阵器物被摔碎的混乱音符,彻底地击碎了众人心中的平静。

  本来疯子还是十分不解,甚至有点恼火的,听到那些声音,他的心中便是有了预感,再看到甘天不经意间藏到裤兜里的左手,他的心里也是明白了大半。只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怎么可能会发生那么极剧的变化呢?

  ……

  看着阿鲁昂拿着武器和几个精壮的男人追出去,甘天扭头对疯子说:“按我说的做,你现在赶快回到我们吃饭的地方。不过你做不做得到,给我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你得盯着丽莎和拉维尼亚,当然其他的人的动向你也得注意一下。除此之外……”甘天紧张地看了一眼漆黑夜色下茫茫一片的外界,又叮嘱道:“记住,我们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的关键就是你了,注意环境里某些东西的变化。”

  “甘天,你突然这么说我也……”

  疯子还在怀疑着自己的时候,甘天就冷哼一声,变成了那种浑身包裹着紫色物质的形态。

  “甘天!”疯子最后叫了一声,然后他就看见,甘天穿过了那扇破碎的墙壁,纵身一跃,就被那无边的夜色与茫茫的霜地给吞没了。

  ……

  “我一定会做到的,”决意与鼓励并重的话语吐出,疯子咬咬牙,大踏步地沿着一片狼藉中的一条并不清晰的道路走了。他知道自己得回去,他知道自己得按皇帝说的做,他知道自己应该快些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