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王之友 > 34.32.26.026.¥
  “怎么了?”崔季明以为是他不让看,下巴贴在他肩膀上说道:“你就当我是个郎中,别管那么多,我怕你伤得厉害。”

  言玉声音低哑:“不要紧……我没事,你不要乱动,否则会碰到伤处的。”

  她只好不动,这才觉得姿势别扭。

  言玉比她高一截,他的下巴贴在她额头上,那微微敞开的胸口也传来滚烫的温度,崔季明有些无所适从,又觉得自己矫情。

  她才多大,言玉整天都说她是个熊孩子。

  言玉的手也滚烫,顺着她肩头,按在她低头露出的修长后颈上,声音低微:“三娘,我是什么都不剩下了……”

  “嗯?你说啥?”崔季明没太听清,她想抬抬头,言玉却按着她的脖颈,不许她抬起头来。

  “不过我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如今也还好。”言玉侧脸,与她的脸颊贴的更近:“这伤是我大意天真,还真以为他是念旧,不过也该受得。”

  崔季明从他口中听出几分落寞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拥住他的背:“你可以跟我说的,到底怎么了?”

  言玉没有回答她,转了话头说道:“这治伤也容易,你给我捂一捂,我就好了。”

  “哎?”崔季明拿手放在他中衣外,顿觉得自己有点蠢,歪头问道:“这样么?你这胡扯的太没有水平了吧!”

  言玉笑了,捉住她的手,放进衣领里,按着她略显粗糙的掌心,贴在他胸膛的淤青上。

  她的手贴在他温热的胸口上,他的手按在她的手背上,衣领蹭在她腕处,崔季明有些惊愕,微微动了动手指,引得言玉贴在她耳边几声吃痛的呻|吟,连忙僵着手指不肯乱动。

  “我这糙手要是能管用,就可以到观里做活菩萨了。”崔季明竟然觉得有些畏惧掌心下他的热度和心跳,还有这显得比往日亲密更多的距离,只得贫嘴道。

  言玉微微笑起来,贴得太近,笑声像是胸膛里传来的轰轰闷雷:“很有用,你的手很有用。虽然不像女子,但所谓的温柔之美都是外人定下的标准,谁说女子不能像你这样,我很喜欢,这就是本来的你。”

  崔季明忽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言玉你可真是个撩妹狂魔。”

  言玉却没有再说话了,他就这么静静坐着,心在烧着,身子像是火上滚烫干涸的茶壶,眼底却湿润的如同蒙着凉雾,瞳孔在夜里亮的发光,他无数想法交织在她掌心接触的地方,粗糙的茧摩挲出了他心里的痛痒。

  他张了张嘴想说出什么来,却觉得连呼出的气息都不对劲,所有的一切都昭示着他触碰到边界的危险,言玉只好紧紧闭住嘴,手扶在她单薄却如同安静的肩上,垂眼将这一刻刻在心里。

  崔季明却在思索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这到底算谁占谁便宜?

  **

  皇子们都已经在几天前入住了东宫,如今理所应当的如今被分到一块儿坐着玩乐。胥已经被送回了东宫里的寝殿,这会儿五个少年坐在侧殿内,竟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两波。

  一拨是泽、修、柘城和嘉树,另一边是持续低气压的兆。

  柘城本来应该跟兆在一起玩,可这么久他跟兆相处的完全算不上好,嘉树又跟修玩闹在一起显得很热闹,他也有些羡慕,自然靠了过去。

  孤单一人的兆显得更低气压了。

  不言不语的面容上,甚至显示出一分厌恶和失望来。

  他虽然之前骑射表现得很好,五官狭长,黑瘦模样,个子也比较矮,臭着脸坐在一边。泽去邀请他一起过去下棋,兆却似笑非笑道:“何必要我过去扰你们欢乐,太子殿下倒是习惯将表面功夫做足了,好一副弟恭兄亲的好样子!”

  泽气了:“你不来就在这里坐着吧!何必非要嘲讽别人,从小你就这样非要别人都不快活你才高兴!谁管你,就在这儿坐着吧你!”

  兆向来不穿鲜艳的颜色,如今纵然是中秋的好日子也是玄衣,手里头捏着书卷,看着一旁玩乐的四个兄弟,冷笑:“我哪里是嘲讽,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还真当都是亲密无间的自家兄弟了。”

  都是在大兴宫里长大的,泽小时候没少跟兆接触,以前兆虽然永远一张不高兴的臭脸,可却还没有这么浑身带刺。在说话夹枪带棒方面,他倒是最像父皇。

  “太子殿下心里头明明就担忧我们这些弟兄入东宫分你的权,还不得不做出宽容祥和的样子来,真是有趣。这两位从三清殿里出来的'兄弟'更是有意思了,也不知道是三清殿里一起长大的那些皇子们更亲近,还是这刚认识没两个月的'嫡兄'更熟悉,竟然中秋没个人回三清殿探望那些还没出来的小皇子们。”兆探开折页书,低头笑着说道。

  泽也不过是脸色一白,柘城和嘉树却摇摇欲坠。

  他们这才想起来。

  不是他们二人心虚,确实是个半大孩子,出了宫日子好起来了,总觉得还要应对三清殿外这些弟兄,还要努力讨好各自的新母亲,一个个哪里还记得三清殿里的小兄弟。

  “哦,倒是了。”兆看着嘉树涨红的脸笑道:“那些三清殿里的皇子有什么用呢,对你们来说都是废物,哪里比得上讨好太子殿下。这都是人趋利心理,也就没什么,可都装做亲密无间的样子,就太恶心了。”

  嘉树简直要无地自容了,他根本找不到可以给自己辩解的理由,半天才快哭出来般道:“是我不好,我、我忘了!”别说中秋,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他都不知道。那时候他还说不会忘了大家的!他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

  他说罢就狠狠擦了擦眼睛,小跑着出了宫殿。

  泽刚要开口喊他,就看着嘉树又跑了进来,拿起桌案上两盘没人吃的月饼,拿衣摆包好,柘城连忙跟着照做,二人就这么兜着月饼,小跑了出去。

  三清殿离着举行宫宴的广场并不远,嘉树简直愧疚的恨不得打自己。他当初信誓旦旦说过的话都被他抛到脑后,柘城看他个子小小的跑的踉踉跄跄,连忙上去扶着他一点。两个孩子不顾侍卫的呼声,往三清殿的方向跑去。

  三清殿因为是道家祈福用的宫殿,前头有一片祭坛和座落神像的宫殿,守着三清殿侧门的侍卫当然认识这两位殿下,想着他们都是三清殿出身,也不算闲杂人等,今日又是中秋,便给放了行。

  两个少年衣摆里的酥皮月饼被颠的不少碎开,跑过的地方都是一路残渣,衣摆也沾满了油花。那些摆放神像的宫殿不点灯,祭坛又空旷的吓人,嘉树往日里根本不敢往这边来,如今为了抄近路,却踏上祭坛直线跑过去。

  他想过大家都在睡着,或许宫人们用完了私藏的米面,他们都饿着肚子。

  他却没想到三清殿住着皇子们的那间侧殿,灯火点点,院内回廊下摆放着明亮火烛,穿着秋季的道袍的被抛弃在这里的皇子们坐在矮竹凳上,三清殿里种的青竹阴影翩翩,孩子们托着腮正听老宫人讲故事,手里拿着月饼果品,一个个听的入神。

  柘城与嘉树躲在门后不敢过去。

  那些火烛都是崭新的,平时因为三清殿的蜡烛有限,孩子们从来不晚上点灯太久,如今却看着院内被烛火映的亮堂。

  道袍也不是以前破旧的款式,颜色还朴素,但料子却是厚实的。

  他们手里也拿着不应该出现在三清殿的月饼和新鲜水果。

  老宫人说着以前给嘉树和柘城、胥小时候也讲过的连环故事,孩子们听得入迷,嘉树也有些入迷,轻轻推开门,傻傻拎着衣摆走进去,站在院子里。

  不知是谁发现了他们二人,欢喜的叫道:“嘉树哥哥!”

  老宫人也连忙回过头来,无数双眼睛或欢喜或惊愕的望过来,嘉树与柘城又羞愧又手足无措,嘉树走过去,拎着衣摆将那碎了的月饼倒在了陶盆里,局促的抓着油乎乎的衣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大家都显得有些震惊,也猛的明白,笑着涌了过来:“嘉树哥哥给带了月饼么?跟我们的不一样哎——”

  “我没想着大家也有月饼吃,是我忘了……”嘉树看着几个比他矮的小皇子如同以前一样热情的抓着他衣摆,看着他裁剪精良的皇子窄袖衣袍,眼底酸楚:“我还说着,到时候一定求皇后娘娘把大家都接出来的。结果我什么都忘了。”

  几个老宫人照顾这些孩子已经很多年,看着嘉树长高些,打扮的也精致华美,知道他没有受苦,悬了许久的心里也放下来,伸手摸了摸嘉树和柘城的脑袋:“你也不用想着求皇后娘娘,若是能让大家都出来,怎么至于等到今天。”

  柘城走过去抱起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子,颠了颠他问道:“是阿耶送来的月饼么?他往年可都没这么关心我们啊。”

  老宫人里头照顾他们最久的,便是早年带柘城与胥的岑婆,后来三清殿里的孩子多起来,宫人们也才多起来,她们大多数罪奴或地位低微的奴仆。岑婆听着柘城的话心里却是复杂。柘城一向是最怨恨皇帝,私下连圣人也不叫,只喊殷邛叫做“皇帝”,这会儿却叫上了阿耶。而语句却还说着是“我们”,好歹还是将他自己划分在三清殿这帮皇子的范围内啊。

  岑婆揉了揉柘城的脑袋,只道:“是胥叫人送来的,有些吃食果品、还有些旧书给孩子们学习用。似乎也有些薛妃娘娘的意思,亏了薛妃娘娘的打点,多年没来的新衣裳送到了,外头婆子给做饭也尽心尽力了许多,还有些细碳送来,让我们备着给过冬用。”

  往年三清殿里的冬天都太折磨人,就连殷胥脚上还有冻疮留下的疤痕。

  柘城有些吃惊:“这离着过冬还有那么久——”

  岑婆笑了:“或许别人不知道,在薛妃娘娘还是皇后的时候,我是她手边的奴婢,也明白几分她的意思。三清殿管的太严,她连精贵的细碳都能送来,没少使手段,恐怕她也是怕了等到了冬天,时来运转,她没有今日的盛宠,也做不来这样的事情了。”

  柘城有些吃惊:“岑婆你可能不知道,现在阿耶跟薛妃娘娘可好了,连带着胥也都风头挺盛。不过他不爱说话又低调,倒也没有表现出得瑟来。”

  岑婆垂眼道:“我跟了薛妃娘娘那么多年,是她从王府里带出来的奴,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倒是听说胥也脑袋清醒了?”

  岑婆虽然因为三清殿的条件不好,看起来显老,不过纵然这样也就是跟薛妃差不多的三十来岁,已经被人叫做婆子了。柘城点头道:“嗯,不过我感觉也不是很吃惊,他现在也说话,条理清晰的很,不过好像以前也只是不开口,像是一直看着我们并不痴傻。而且因为从马上摔下来而转好之后,我才发现他识字比我们都多,看过好多书——”

  “是么?他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在薛妃娘娘膝下也有不少风险,我倒希望他痴傻不言。”岑婆叹了一口气,她伸手将桌子上的橘子掰开递给柘城,低声道:“他倒是不肯回来看一眼。”

  柘城看着嘉树正跟他们玩闹成一团,将橘子瓣扔进嘴里,吃的满嘴甜汁:“胥送来了东西,人怎么没来?”

  “我也问了送东西来的黄门,九殿下确实是不愿意来,他似乎自认帮不了我们太多,也无颜来见。他自说是‘送点东西就来登门,好似给了施舍要别人叩恩似的’,其实我们哪里会想这么多,就是想见见他而已。”岑婆叹了一口气,转脸道:“我怎么以前都没有觉得他心里装了这么多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把身边人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了,他才十几岁啊。”

  柘城默然,他自然也能察觉到,这短短几十天,胥却好像变的比所有的人都成熟的多,心里装满了未知的思索。

  三清殿内倒是因为嘉树和柘城的到来,热闹了几分,柘城与嘉树坐在孩子们之间,也听着那无数遍听过的连环故事,静静地拍着怀里弟弟们的后背,而使三清殿过上差不多的好日子的殷胥却没什么好日子过。

  东宫侧殿的寝宫内,殷胥的居室不算很大,耐冬和忍夏都不许住在屋内,垂下来的床帐内,殷胥独自一人,睡的满头大汗。

  “你这醉了酒的样子,哪里能见人呢~?”调笑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殷胥紧闭着双眼抓着锦被,咬牙满面通红。

  “阿九,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不喜欢我这样靠着你么?明明是你主动来亲我的。”某人的话语紧紧缠着他的梦境,直到殷胥看着虚光里某人的脸越靠越近,她的手带着滚烫的热度,按在他的颈上,带着逼迫他屈服的力量,表情却这么轻松浅笑,口中吐出使他内心抽紧的话语。

  她的手指顺着他脖颈滑下去,仿佛留下了灼烧的痕迹,钻入衣领,愈发胡作非为,引得他几乎要战栗。

  “放开我,崔子介!你敢!”一片黑暗的寝殿内,睡梦中的殷胥失声怒道。

  “你以为我不敢将你怎样?!你以为我就不敢动你!再这样,再这样胡乱,我叫人把你拖下去,砍了你的脑袋!子介,你放手!”他梦魇的厉害,胡乱的踢着被子,满身是汗,甩手不小心将床头的杯子摔砸在地。

  这都惊动了隔壁的耐冬,他连忙起身,跑过来拍着九殿下的门:“殿下,您怎的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非要杀了你不可!”屋内还传来殷胥断断续续的声音与喘息:“你再敢这样折辱我——”

  耐冬听着心里头大惊,叫了几声没反应,连忙推门进去,殷胥紧紧拽着被子面色通红,似乎被梦餍住了,赶紧伸手去推醒他。

  耐冬狠狠推了好几下,殷胥喘息着猛然睁开眼来,似乎神志还不清楚,耐冬端来了冷茶,递过去扶着殷胥的肩膀:“殿下可是做了噩梦?怎么喊的这么大声——”

  殷胥久久不得平复,涨红着脸喘息着,半天才将目光转到他脸上:“我……做梦了?”

  他竟然做了这种梦!梦里头全是某人狠狠压过来的胡作非为,真实到让他战栗。

  殷胥拂开他递茶的手,往日面无表情的面上显得相当崩溃,重重的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脸,声音闷闷的传来:“我一定是疯了……”

  阴魂不散!

  殷胥心里甚至狠狠地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见崔季明,跟她扯上半分关系!

  “殿下,梦都是反的。不论有什么坏事儿,现实都会反过来,您别担心。”耐冬难得看着殷胥表现得像个少年,连忙安慰道。

  反的?那岂不是他在上边——

  耐冬却看着殷胥猛然掀开被子,黑着一张脸狠狠道:“反着也不行!”

  不论如何,崔季明都不许再出现在他梦里!

  而此刻梦中胡作非为的主角,也已经随着贺拔庆元回到了勋国公府,第二日便是要离开长安,崔季明正检查着行囊,言玉用了些简单的药已经睡下了。

  殷胥说着再也不要见她,却没有想到,崔季明这一去,却让他悔的想把这话咬碎吞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