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 > 第338章 短暂和平
  玄知战死,四极联军惨败,历时数年的四极之祸,终于告一段落,画上终点。

  宁辰将阴阳玉交给了乱风尘,离火王朝大军和残余的四极联军一批又一批进入了羽化谷中的空间通道,借助圣地重新布置的传送大阵,回到四极境。

  阴阳玉随后被鎏金羽铩毁去,彻底断了两境大军往来的途径。

  只是,忘忧失了大半道源,实力大损,封锁空间通道之事,一直无法尝试。

  四极祸乱结束,永夜神教一时间也陈兵不动,陷入沉默,大夏终于迎来了短暂的和平,剩余的几位武侯也得以暂时松了一口气。

  眼前和平,这一刻,显得弥足珍贵,大夏十位武侯,短短五年战死近半,是大夏千年来,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战事暂歇,各位武侯全都抓紧时间疗伤,连年征战,几乎每一位武侯都沉积了一身新伤旧创,需要长时间安心静养。

  知命侯府,炽儿调皮,被宁曦追着满院子打,宁辰回府期间,炽儿的母后又将小皇子送了过来,接受教导。

  侯府后院,如今比以前热闹了许多,忘忧经过这一劫,短时间内不宜奔波,留在侯府养伤是最好的选择。

  宁辰难得的在府中呆了些日子,没有再整日奔波,白天最多的时间便在未央宫和青柠一起照顾长孙,顺便帮忙处理政事。

  儒门之乱后,大夏皇室只剩下华亲王和燕亲王两位亲王,燕亲王自不用说,就连从前和夏皇争了一辈子的华亲王如今对皇位也没了什么心思,大夏新皇的人选,没有任何疑问地落在了炽儿的身上。

  这可能是历代以来皇位传承最和平的一次,有宁辰坐镇皇城,朝中众臣这一次一句废话也没敢多说。

  不过,皇位人选虽定,但是炽儿年龄实在太小,离亲政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选定新武侯的事情,再次被提上日程,人选依旧还是当时长孙提过的两人,太理司主孔羽还有安陵侯。

  宁辰最后给出的答案是安陵侯,这也让朝中众臣大为惊讶,谁都知道当今太理司主是知命侯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论起功劳,也丝毫不属于安陵侯,他们本以为最终人选会是这位太理司主,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孔羽不解,第一次壮着胆子来到侯府问为什么,只是没能进得府门,第二天便被一道懿旨直接调出皇城,派往了大夏东南疆域。

  这样的结果,让朝中众臣心惊不已,没有明白知命侯到底是什么意思。

  孔羽离京时,宁辰只留了一句话,凭你自己的本事回来,我的位置,便是你的。

  大夏东南,毗邻满阳国,连年战事不断,宁辰的意思很明显,让孔羽亲身经历战争的残酷并且切身体会每一位武侯需要肩负起的担子。

  大夏武侯,代表的不仅是荣耀,更多的还是责任。

  安陵侯获封武侯,安家大兴,一时间成为大夏最炙手可热的家族,拜访官员络绎不绝。

  这些事情,宁辰没有心思去管,因为北蒙那边传来消息,明月要来了。

  北蒙帝王亲临大夏,这可不是小事,两朝才停兵没有几年,关系依旧有些紧张,此次明月以一朝帝王的身份前来,着实让宁辰头疼不已。

  他还没弄明白这小丫头要干什么,长孙又把接待的事交给了他,一时间,忙的不知东南西北。

  半个月后,北蒙的队伍已进入大夏境内,不日就会到来。

  大夏上下也紧张起来,北蒙帝王亲至,只要到了大夏境内,安危就是大夏的责任,不论如何,都不能出任何意外。

  宁辰对于明月的安危倒是不太担心,北蒙访问队伍有三千圆刀禁卫护送,最重要的是杨鸿也来了,这是昔日凡聆月最信任的手下,五年前便已在年轻一代之前先迈入先天,五年过去,实力定然更加深不可测。

  昔日的年轻将军,今朝也成为北蒙的顶梁,时代更替,总是来得这样迅,还未来得及回,一切已成往事。

  南下的队伍,浩浩荡荡,马不停蹄地朝着大夏皇城方向赶来,帝王龙辇之后,雕栏华贵的凤辇上,素非烟看着熟悉的中原腹地,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缅怀之色。

  再次回来,已是物是人非,知命侯太过厉害,在那一夜,彻底粉碎他们复兴贺曦王朝的希望,她很清楚,不管是她还是王家,都很难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她不知道,前方的小皇帝为何非要在这个时候访夏,一朝帝王亲自出使他朝,这在神州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尤其是两朝刚才止兵不久。

  不过,大夏皇城有那位知命侯在,想必整个天下包扣大夏,谁要对前方的小皇帝动手,也要认真思量一翻。

  人的名,树的影,知命侯的无情狠辣人人皆知,儒门和般若城血淋淋的教训才生不久,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目标。

  知命侯府,柳若惜看着侯爷从未央宫归来,脸上闪过一抹忧色,轻声道,“侯爷,荒城的召令,您真不去吗?”

  “最近太忙,没有时间”

  话虽这样说,宁辰心中也提心吊胆,暮白显然是秋后算账,现在过去,被教训一顿都是轻的。

  万一,暮白一不高兴找他证剑,他和谁讲理去。

  “哥,你是不是不敢去?”宁曦是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凑了上来,面露怀疑道。

  “一边去,再胡说我让娘娘立刻找个人家把你嫁了”宁辰一把前者的脸推开,没有好气道。

  “我不说了”

  听到宁辰的威胁,宁曦马上闭上了嘴,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娘娘再提起此事,她这兄长一点也不帮她说话,平日里那么嚣张,见到娘娘和青柠姐,胆子比她还小。

  “剑一没有再来过吧?”宁辰看着若惜,问道。

  “没有”柳若惜轻轻摇了摇头,应道。

  宁辰颔,那就再等等,等暮白的气消了再说。

  “炽儿呢?”宁辰问道。

  “在房间写字”柳若惜应道。

  宁辰点了点头,迈步朝书房走去。

  推开房间,一道小小的身影,正站在椅子上,努力地伏着桌案写字,由于身体太小,看上去总是有些吃力。

  “师父”炽儿抬起小脑袋,乖巧地喊了一句。

  “恩,继续写吧”

  宁辰应了一声,走到桌案前,静静地看着小家伙写字。

  这是大夏全部的未来,也是子衣留给他最后的托付,他要尽力教导,不负好友所托。

  时间过的如此之快,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到凡聆月逝去,再到四极之乱结束,已是五年多的时间,时代更迭不可避免,未来终究要落到炽儿和明月他们这一代身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将一个和平的时代交付下去。

  凡聆月临终托付的事情,他总算完成了一半,四极之事已基本解决,接下来便是永夜神教。

  他十分清楚,如今的和平,只是暴风雨来前的假象,一旦双方再次开战,将会是真正的决战之刻。

  永夜神教的底蕴,深不见底,尤其是这位永夜教主,一直沉寂了这么多年,若说没有所图,谁都不会相信。

  好在纵千秋受了他一剑,就算不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出,三位殿主缺一,对于大夏来说,会减轻不少压力。

  另外,夫子和道魁说过的无之卷,始终没有任何下落,这是他一直担忧的事情,从夫子的话中不难听出,未来,这无之卷将会挥很大作用,必须还要继续寻找。

  接下来半月时间,长孙又来过一次侯府,因为北蒙那边来了消息,明月已话,到时候会在知命侯府落住。

  这是关系到皇朝脸面之事,长孙自然不能大意,知命侯侍女本就少的可怜,再加上这些年不断出嫁的,基本上在府中转上半天,也看不到一个。

  看到这种情况,长孙的眉头当时就了皱起来,一道懿旨下达,皇宫中的宫女立刻一批批地被派到了侯府中,一时间,空荡荡的侯府变得热闹异常。

  府前,宁辰看到这么多莺莺燕燕的宫女,感觉有些眼晕,想说不用那么麻烦,可是还没开口,便被长孙一眼瞪了回去,悻悻地不敢再多说。

  三日后,北蒙的队伍终于到了,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北城门而入,一直朝着知命侯府方向赶来。

  龙凤双辇一前一后,坐着北蒙最尊贵的两人,龙辇之上,一位过分俊美却带着无上威严的少年帝王静坐,时隔五年,当初的小女孩,终于逐渐长大,以女子纤弱的身体撑起了北蒙的一片天。

  大夏有专门接待外宾之处,不过,北蒙帝王既然已话,谁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出言反对。

  龙辇旁边,一位柔美的女子静静跟在一旁,专注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龙辇上的小小身影,紫晶的眼中,从前只有北蒙军师,现在只有军师托付下的明月。

  宁辰看到紫晶,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此女也终于要踏入先天了。

  没想到,凡聆月看人的眼光,也是如此的让人惊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