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女的克苏鲁神话 > 185白色友爱团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那道的声音,这般的身姿,艾露可是没有认错的道理以及理由。

  爱丽丝.沃特雷,自称为沃特雷的怪物的少女,外表宛如患有了白化病的幼童一样。

  尽管她的身上再也没有散发出邪恶的气息,更加没有了作为怪物的感觉。

  那看起来就像是变得宛如外表一样的少女,并不再是怪物。

  但是这样的变化。

  这一种连少许的异常以及违和也不存在,看起来就只是凡人一样的爱丽丝,这本来就是最大的异常。

  特别是这位“凡人”在前一个瞬间才发动了一个强大得令到艾露都感觉到心惊胆战,在一击之后就把自己难以解决的敌人于瞬间就消灭的强大咒术。

  这怎么可能会是凡人能做得到的事情?

  就算是强大的魔术师,恐怕也很难做到这样的事情吧。

  就算是想要隐藏自身的怪异,至少也留下一些身为魔术师的气息啊。

  像是这样连丝毫的异常都没有办法感应到的情况,这本来就是最大的异常。

  “放轻松,轻松一点吧!”

  爱丽丝似乎对于艾露那种充满了敌意的目光而感觉到困惑。

  而事实上,爱丽丝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的目光。

  因为艾露是不应该拥有向自己产生敌意的理由。

  这种理由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的。

  在爱丽丝眼前,映入她的双眸中的幼女。这位名为艾露.艾吉芙的少女,不应该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而作为理由,那当然是因为......

  那不是应该就是“十三恐怖”的魔人,“睿智之肉色”吗?

  也许在魔人之间并非是同伴,又或者是友人之类的存在。

  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这个陌生的时空当中,那不应该就是少有,难能可见的“同类”吗?

  因为知道在自己身边的那位艾露的身份,爱丽丝才会难得带同了微细的善意而来。

  不过在此时,爱丽丝就感觉到自己的善意却又是被践踏了,沉重地被践踏。

  会生气是当然的,但是爱丽丝更加想要知道,艾露到底是因为怎样的理由才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眼神。

  好奇比起怒意更加浓密,更加强烈。

  因此,爱丽丝才会仍然抱有理性而站在这里。

  “汝还没有告诉妾身,汝所存在于这里的理由”

  意识到爱丽丝并没有想要向自己解答的想法,艾露以强硬的语气说道。

  此时,在demonbane的胸口释放出奇妙的光茫,宛如星辰一样的光点慢慢浮现。

  最后,那就在爱丽丝的身前,宛若受到了某种神秘之力的指引,光点聚集,最终变成了一个人形。

  那是名为“艾露.艾吉芙”的银发少女。

  亦即是死灵秘法的“原典”。

  如此,就像是连戒心也没有就亲自出现于爱丽丝的眼前,映入她的双眸。

  爱丽丝轻~握拳头,就像是在量度一样距离一样。

  而又在下一刻,爱丽丝如此地确认。

  (只要自己愿意攻击的话,对方是绝对没有回避的余地。)

  爱丽丝无比的肯定。

  即使自己所站在的地方就是敌方的鬼械神,但对方愿意出现在自己的射程当中,这已经是在表达出一份的信任。

  又或者,不过就只是单纯地表示自信,强烈的自信。

  但不管是信任又或者自信。爱丽丝都是一点也不讨厌。

  比起用不讨厌来说明,实际上应该用喜欢来形容吧。

  “所以说。这不过就只是单纯的帮助吧,那种敌人,就算是你,艾露.艾吉芙,如果想要彻底打败,战胜对方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艾露似乎有些东西想说,但是在她把那些东西说出来之前,爱丽丝的已经截断了对方的话了。

  “我不否认,如果这一次的‘死灵秘法之主’是你以前的御主,以前的术者,这样的敌人是不足为惧的。”

  “但是,现在的你还能拥有这样自信吗?这样的自信还真的是存在吗?没有一点怀疑,没有一点的疑问,确信自己就算是面对多强的邪恶,自己都可以得到胜利吗?”

  爱丽丝再一次提问,这一次并没有恶意的存在,只是单纯地发问。

  不过这一次,艾露都没有自信地回答的信心了。

  因为去到了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是在预算之外。

  连自己的鬼械神都被轰成碎片,一直以来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钢之巨人也已经不再存在。

  在这样的局面,连术者的本身都也不过就只是连魔术也不会的外行人。

  而且,连战斗的意识也是完全不合格的等级。

  就算是想要说出自信的话,艾露也没有说出这话的底气,更加连支持自己这份自信的证据也没有。

  就算是想要说出什么,比起自信而言,那也许不过就只是在逃避,在进行心理暗示,在黑暗的未来当中幻想出一个似乎存在光辉的道路。

  不过这样的光芒,也会随着术者的表现而维持又或者消失吧。

  此时,要是说自己有多大的信心,那肯定是骗人的。

  但这总比起什么也没有而言来的更加好吧。

  “为什么不说话了?”

  艾露沉默了一段时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爱丽丝在等候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再一次说话。

  没有强烈的语气,更加不存在恶意的视线。

  当然,这也是和温柔这样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

  最多也只是可以使用平静,又或者是平和之类的说法可以说明对方的态度。

  艾露的沉默,似乎也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一样。

  爱丽丝也只是微微一笑,接着又开口了。

  但是她的话又还没有说出口,接着,一道与她自己也是非常相似的声音截断了。

  “喂!为什么要走得这么快?等一等我啊......”

  尽管在说话的时候,语句还是连贯的,但是也能听到一种无力的语调。

  那就宛如是参加了长跑之后于中途就放弃了的选手一样的语调。

  “那是因为姐姐你走得太慢了!”

  马上中断了与艾露的对话,爱丽丝慢上就对空无一物的地方出声了。

  接着,爱丽丝所面向的地方,视线所目击到的地方都出现了扭曲。

  光线被扭曲了,看起来就像是空间完全被扭曲,崩溃一样。

  从那个扭曲的,黑间的。与此世不同的世界当中,一个幼小的女孩从扭曲之界现身。

  “我可是用尽全力地赶路了,不过就算是传送术也不是马上,瞬间地去到了目的地,那不过就是用比起直线行走还要快的而已。”

  “一遇上了在空间上的扭曲,要来到正确的位置也是很困难的,那简直就是和走迷宫完全没有分别。”

  爱莉雅气喘如牛,看起来出现在这里绝非是容易的事情。

  当然,爱丽丝也没有想要责怪对方的想法。

  毕竟在仿造恶神而存在的暗之巨人所产生出来“起死回生”的魔力,那本身的存在就已经拥有“扭曲”的力量。

  如果使用寻常的魔术就安全而快速来到这里,这本身就是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

  能这么快来到这里的本身,在实际上也已经令到爱丽丝感觉到意外了。

  如果不是场地不合适的话,说不定爱丽丝就已经被爱~抚着姐姐的脑袋,发自真心地表扬一下。

  但是在这样场景当中。爱丽丝是没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果然汝等都是认识的。”

  在这个瞬间,虽然在最初的时候也不过就只是怀疑,但是去到了这个时候,怀疑也已经全数被转化为确定。

  “嗯?小艾露也认识爱丽丝吗?”

  爱莉雅似乎完全没有办法......不,从一开如她不知道发生在爱丽丝以及小艾露之间的事情。

  因此,她并不知道艾露说出这话所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又是有着怎样的意味。

  “认识啊......”

  艾露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一种宛如在咬紧牙关的感觉。

  似乎是在强忍怒意,控制自己的魔力不会因为狂暴的意志而释放出去一样。

  这是当然的,只要一想起了那个情况,那就很自然就会想到了在那个时候,名为“艾翁”的鬼械神是怎样被毁去的。

  但要联想到那个场面,艾露就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这也许是害怕,这也许是在愤怒著,更加也有可能只是因为恐惧而变得疯狂。

  不管是怎样的说法,实际上所表现的就只是一点而已。

  艾露的身体会被发抖,就像是受到了无形的力量所控制而挥动自己的魔力。

  用最强的力量,用自己最强的力量,把眼前的邪恶所粉碎。

  也许就只有这样做,艾露才可以把那种事情,那种没有办法对抗的绝望全部都忘记了。

  在挥动魔力的过程当中,不管是怎样的绝望,怎样的烦恼都会一扫而空。

  因为那是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了,再也没有这样的时间。

  控制魔力的本身,这是需要非要精密的控制。

  这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用作思考的余地。

  不过,仍然呆在“demonbane”的体内的大十字九郎,已经开始等得有些急躁了,因为在这里的九郎根本就没有办法听到外面的声音。

  忍受不了的九郎马上就呼唤了艾露。

  “艾露!”

  接著,demonbane的身上在一次闪动光芒,但是从demonbane的体内出现的九郎却并非是以魔术师的身姿出现在这里,他是以仍然作为普通人的身姿而出现在这里。

  虽然变身成为魔术师,又或者说是与魔导书合体的姿态,这是会带来了强大的魔力。

  如果是心智不坚的人,恐怕会迷失在这种魔力所带来的力量感吧。

  因为那一种近乎无所不能的强大,实在是令人无比心醉。

  如果迷失在不属于自己的魔力当中,这对于身为魔导书的艾露来说也是一件令人苦恼的事情。

  所以,当不需要以那种姿态出现的时候,艾露就已经主动解除了这种合体的状态。

  不过看起来,九郎并没有因为暂时失去了魔术师的姿态而感觉到有任何奇怪的表现。

  这一点倒是令到身为魔导书的艾露感到满意。

  能忍受这种魔力充满自身,宛如无所不能的力量所带来的吸引力,这一点作为术士的意识来说也是合格的。

  至于其他的部分,这就算是慢慢调~教也不是问题。

  不过如果沉伦在魔力的诱~惑,这种的事情只要一开始了,那就绝对没有办法停下来了。

  “怎么了?九郎?”

  不过,艾露并不能理解九郎从鬼械神当中走出来的理由是什么。

  明明对于已经变回普通人的九郎来说,呆在鬼械神的体内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毕竟鬼械神本身的防御力就已经非常强大了。

  就算是被暗之巨人的连击而显得有少许破烂,但是防御上仍然还是顶尖的。

  就算是被破坏机械人攻击,呆在鬼械神的体内中的九郎绝对也是可以完好无损的。

  而相反,走到出来的九郎才是暴露在危险的当中。

  在这个黑色圣域的爪牙所毁去的地方当中,身处在沃特雷的怪物面前无疑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

  而在看到了爱丽丝的瞬间,九郎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宛如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击打一样。

  那是一种幻觉。

  尽管对方看起来只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幼女,但是九郎知道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事。

  即使对方的身上没有任何黑暗的气息,甚至连身为魔术师的邪气也没有。

  可是这就是直觉一般的,九郎意识到对方的真身。

  沃特雷的怪物。

  九郎在瞬间就理解到对方的身份。

  就算怎样伪装作为凡人,怎样伪装成为无害之人,她的本质都是没有改变。

  那就是完全没有需要怀疑的,完全的怪物。

  九郎什么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舌头都像是凝固了一样。

  “九郎,怎么了?这个见鬼的表情是什么一回事?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看到了九郎的表情,爱莉雅极度不满地说话,连脸上也露出了孩子气的表情。

  “不,可是那个家伙……”

  九郎以僵硬的手指指向爱丽丝的身影。

  “嗯?”

  爱莉雅根本就不明白九郎在做什么。

  “说起来,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鬼械神’吗?听说这好像是上~位的魔导书才能推动的人工之神。如果换成为一般的魔术师来的话,光只是提供鬼械神的魔力就已经是足够致命的吧。”

  爱莉雅突然之间转移了话题。

  但是这一句话,那就像是厄运之神的诅咒一样。

  会这样说的理由,那当然就是因为在爱莉雅说完了之后有一些不妙的事情发生了。

  而这种的不妙,同样亦是和爱莉雅所说的话是有一定的关联性的。

  周围不断地传来了宛如羽翼在拍打的声音,但是比起羽翼而言,这种的声音是带有金属的质感的,而是气流的声音也有少许不同。

  从地面看上去,那就会发现到发出这些声音的来源是直升机。

  武装直升机,数量达到了足足数十架在天空上飞行。

  武器都对准了demonbane所在的地方。

  “我们是‘白色友爱团’,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没有办法逃走的,请尽快把霸道财团的财产归还,否则,我们将会以暴力来贯彻正义。”

  来者已经把自己所代表的组织之名说出来了。

  对于“白色友爱团”这样的结社,九郎的认知那就是由民间团体自发地组织出来的结社。

  实际上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民间团体,应该是这样才对,但是现在的九郎却有少许怀疑。

  “这到底有什么好怀疑?这不需要思考也知道答案是什么了,那当然就是由‘善意的大财团’支助之下拥有属于自己的武装和邪恶战斗之类的集团。”

  爱丽丝就像是拥有读心术一样直接地说出了九郎的疑问,并且把它也解答出来。

  当然了,这种的回答也不过就只是在恶意地推测而已。

  并非是存在理据的推想。

  但是--九郎意外地觉得这个猜想是合理的。

  “是来代表霸道财团出面吗?不过这样就想再一次夺去鬼械神,这不是有些天真吗?简直就像是完全没有常识的小姑娘才会做出来的行动。”

  “不过,这种困扰实际上也是属于你们的问题,和我也没有关系。”

  爱丽丝非常冷漠地说出了这种伤人的话,不过实际上,本来他们之间就不是什么友人的关系。

  本来就没有关系的人,不管怎样再伤感情也不是什么要事。

  “那么我们就先走吧,姐姐……走吧。”

  不过看起来,爱莉雅似乎并不是太想离开。

  “这就是鬼械神吗?真是很捧啊,这个体型,这种存在庞大压力的‘神圣’。”

  爱莉雅感觉到鬼械神的存在,就算机体已经被损坏到一定的地步,那种强大的存在对于身为魔术师的爱莉雅也是存在巨大的魅力。

  毕竟,这可是只有强力的魔术师和魔导书才能召唤并且控制的“神”。

  这种强大的存在,对于爱莉雅来说就像是恶龙看到了闪亮的金币一样。

  实际上,现在的爱莉雅已经有一种想要把眼前的鬼械神解体,把素材回收的冲动。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做的话,这就太损害鬼械神的价值了。

  这样的事情,这种庞大的损失,爱莉雅光只是想了一想就感觉到难受。

  可是……这部鬼械神又不是自己的,损失多少的话也是没有所谓的。

  这种魔鬼的诱~惑出现在爱莉雅的脑海里。

  但是被这种武装所包围,这种更加像是虎口夺食的行为,根本就没有任何乱动的余地。

  爱莉雅也知道自己很弱,很弱,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力量。

  “姐姐,你还是别这么丢脸吧……你这种想要把那部机体肢解的冲动,这已经完好无诀地从你的目光里流露出来了。”

  爱丽丝叹息地说道。

  “嗯?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有这个想法?”

  “那么姐姐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右手到底在干什么呢?”

  顺著爱丽丝的视线,那可以看到爱莉雅的右手正在释放出某种魔力的光芒。

  那似乎是想要把眼前的巨人切成碎片一样。

  受到了众人的视线所注视,爱莉雅马上就把魔力收回去了。

  “啊……这是意外,意外而已。”

  爱莉雅当然是会否认,她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会做出这种的事情呢?

  要是得手了的话,那么--就算坦白地承认了也没有问题。

  可是去到目前为止,爱莉雅的咒术根本就没有办法把demonbane的身体切割。

  根本就什么得到的情况之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有承认的道理?

  “魔力偶然地暴走,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除去了身为外行人的大十字九郎之外,艾露和爱丽丝的眼神都是百分百的不信。

  只要有些魔术的常识,这就肯定会知道魔力暴走而成为术式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能成为术式的话,这就不能说得上是暴走了。

  那应该能用“直感施法”来说明吧。

  “才不会呢,笨蛋。”

  爱丽丝完全没有因为爱莉雅是自己的姐姐就乱说话,反而马上就拆穿了她。

  不过,那些自称为“白色友爱团”的他们,可没有在这里白白呆在这里听他们说废话的道理。

  从武装直升机里发射子弹,子弹打中了鬼械神的身躯。

  当然没有做成任何伤害,要是鬼械神的盔甲是如此脆弱的话,这可是完全不合乎作为最终武器的资格。

  这也不过就只是在警告身在鬼械神上的某些人而已。

  “哎哟,看起来也没有闲谈的时间了。”

  爱丽丝看到了那些人已经发动了警告性的攻击,心底里也已经把想要闲谈的想法完全地除去了。

  “那么,慢一点再见了,九郎学弟。”

  爱莉雅在说完这话之后,两人身边的空间都在扭曲,转眼之间就完全失去了踪影了。

  “对了,艾露,我们也有这样的魔术可以使用吗?”

  “有就是有,但是汝应该没有办法使用吧,如果带著汝一起走的话,恐怕汝也会在空间的迷宫里发生什么意外的吧,这个世界可是非常危险的。”

  艾露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么,你倒是告诉我应该要怎样做啊!”

  “为什么该害怕的是妾身?鬼械神--demonbane可是站在妾身的一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