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门药王 > 第二百五十九章:圣诞节快乐

第二百五十九章:圣诞节快乐

  一节课下来,看着大大小小的礼物,胡澈苦笑,他一个人想拿走根本就是做不到的,只好找两个学生帮忙了!

  其中有一个礼物是比较有新意的,那就是他的蜡像,虽然有点不太像,但也是学生的一片心意!

  出了班级,胡澈向办公室走去,尹寒烟还有一节课,他要等尹寒烟下了第二节课才可以走的!

  “胡老师,张主任叫你过去一下。”卓成志走出来,幸灾乐祸的看着胡澈,说道。

  “找我?”

  胡澈挠了挠头,心想,自己好像这两天也挺准时的,也没犯什么错误,张希望找自己做什么!

  他对卓成志没什么好印象,索性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向张希望的办公室走去。

  上次因为生活作风未婚同居的事张希望就找过胡澈,之后谈的很不愉快,胡澈没尿他!

  有了上次的教训,张希望也不想和胡澈那么客气了,总之就是要找他的麻烦,说多了也没意思!

  “胡澈,我先问你你是做什么的?”张希望怒视着胡澈。好像要吃了他一样。

  “张主任,这个问题还用我回答你?”胡澈皱了皱眉,听出张希望口气不好,他回答时也没用什么好口气!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就是胡澈的做人准则!

  “我当然知道,可我怕你不知道!”张希望冷哼一声说道:“老师收学生的礼物,你知不知道这是犯错?”

  闻言!胡澈心中豁然,感情这个张希望找他来就是为了礼物的事!

  “我没觉得,他们肯送我,那是我们关系好,还有,他们给的礼物并不贵重,在学校我是他们的老师,在私下,我们是朋友,难道收礼物有错吗?”胡澈笑眯眯看着张希望,也不管张希望让不让他坐下来,他直接在沙发上坐下,大致的瞄了一眼,张希望的办公桌上和屋子里确实没有什么礼物!

  “张主任,你要说你是在嫉妒我,我可以找一些人送你点礼物,你看怎么样?”

  张希望脸色铁青,胡澈说的没错,他就是嫉妒,但是,他却不能说出来,“胡澈,你说你收的那些礼物都不是很贵重,那宫梦梦送你两万多块钱的名贵钱夹你又怎么解释?”

  两万多?

  胡澈皱了皱眉,随后摇头,心想,你特么唬谁呢?老子可是读过书的人!那钱夹我又不是没看见,怎么可能值两万!

  “张主任真会开玩笑,一个钱夹能值两万?”胡澈哼哼一声,他拿出钱夹看了看,很普通的钱夹,绝对不值两万!

  “哼,你自己看看牌子,那是鳄鱼牌的!”张希望冷哼,他也想要个两万块的鳄鱼钱夹,但没人送他!

  “鲨鱼牌的也不值两万!张主任要是想在这事上做文章,对不起,我现在很忙,要是你想告我,校长那里随时欢迎你。”胡澈冷笑,他站了起来,看也不堪张希望一眼,直接向外边走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吃瘪,张希望气的一阵跺脚,却没办法,胡澈可是校长亲自请来的老师!政治胡澈,只有等着正校长回来才有希望!

  离开张希望的办公室,胡澈回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这时候,他的办公桌善堆积着一大堆礼物,再看其他老师的办公桌上空荡荡的,特别是葛婷婷的办公桌,不但空荡荡的,还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学生用小刀在她办公桌上刻了两个大字……约吗?

  不对,应该是三个字,如果标点符号也算是字的话就是三个,两个大字的后边还刻了小小的一个问号,这个点用放大镜看!

  “呦,这么多礼物,葛老师,要不要也送你一件……”胡澈笑眯眯的看着脸色铁青的葛婷婷说道。

  “别和我说话!”葛婷婷冷哼一声说道。

  “葛老师,这就是你不对了,你看我好心和你说话……”胡澈耸了耸肩,突然,他眼前一亮,指了指葛婷婷办公桌上的两个字,问道:“葛老师,这两个字读什么,这字刻得太抽象了,我有点不大认识。”

  “你……”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葛婷婷此刻的心情,那就是她想杀人!

  “葛老师,你看你瞪我干什么,我这是虚心求教嘛。”胡澈笑眯眯的说道。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约吗?”葛婷婷没好气说道。

  “不约!我不喜欢你!”胡澈的头摇的和拨浪鼓是的。

  砰……

  葛婷婷把手里的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腾一下站了起来,狠狠的白了胡澈一眼,她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做过的事总要有偿还的!葛婷婷这也算是报应了!

  胡澈坐下,他拿出钱夹仔细的看了看,怎么也没看出能值两万,但一想到宫梦梦开着保时捷跑车,他又隐隐的感觉,这个钱夹真的值两万,宫梦梦开保时捷跑车,她妈开奔驰跑车,听宫梦梦的意思,她的车可不止这一辆!

  “有钱人的世界咱穷人不懂啊!”胡澈摇了摇头。

  放学的时候,尹寒烟来到了胡澈的办公室,她永远都是那样耀眼,一个漂亮的让人窒息的女人,她的出现,让整个学校的女人都黯然失色!

  “嘿嘿,寒烟,看我收了这么多礼物。”胡澈指了指摆了一桌子的东西,他又得意的说道;“都是我的学生送我的,你学生送你了吗?”

  他这就是典型的装逼!

  “没有!”尹寒烟嘴角翘了翘。

  别人看不出来什么,但胡澈能看出来,尹寒烟是在笑,只是不那么明显而已!

  “我就知道没有!”

  胡澈嘿嘿笑了两声,一副他早就知道了的样子。

  “我很差吗?”

  “不是,你这样冷冰冰的,男学生看了你害怕,女学生看了你嫉妒,不送你礼物那也是正常的!”胡澈说道。

  “走吧。”尹寒烟实在不想和他废话了,因为,他什么都知道!

  习惯性的跟在尹寒烟身后来到了停车场,当看到眼前一幕时,胡澈傻了,他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

  有一两百人把尹寒烟的车包围了,他们的手里都捧着鲜花,各色的鲜花,虽然没有九百九时九朵那么夸张,但都是一片心意,女生男生都有!

  “这个……”胡澈有种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冲动!

  这就是典型的啪啪打脸,刚刚装完逼,没出五分钟就被打了脸!

  “同学们,谢谢你们,能成为你们的老师我很荣幸,鲜花老师就不要了,你们有这份心老师就心领了,这样吧,你们拿着鲜花送给你们的父亲母亲好不好?”尹寒烟微微笑着说道。她的声音不在是冷冰冰的了!

  “老师,我们爱你……”

  “尹老师,我们爱你……”

  不知道哪个男生喊的最凶,胡澈真想找到他,教他一点思想品德,我老婆你爱什么?你这是要第三者插足!

  这些学生显然没把尹寒烟的话放在心上,因为这花是送给他们最爱的尹老师的!

  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孩子手欠,他把鲜花的花叶摘了下来,向着尹寒烟的抛了过来,这也是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

  有一个人带头就有第二个,接下来是很多人!

  鲜花漫天飞舞,尹寒烟的头上,衣服上全都是花朵,胡澈跟尹寒烟一起出来,他很不幸的也被弄了一身。

  “在一起……”

  “在一起……”

  场面失控了,这些原本应该纯洁,接受知识的学生,他们都在想着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的尹老师和眼前这个**丝胡老师在一起!

  尹寒烟嘴角翘了翘,她回过头看着胡澈,她的手和胡澈的手牵在一起。

  胡澈顿时吸了口冷气,心想,这娘们一定是动情了,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热炕头,心里虽然苦,但脸上要保持笑容!

  这时候,胡澈有种走进婚姻殿堂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

  在学生们的注视下,胡澈和尹寒烟上了车,钻进车里,胡澈苦笑说道;“这次学校肯定又要找咱们麻烦了!”

  “我不怕,大不了不做这个老师!”尹寒烟回答的很简单!

  有钱人就是任性!一个月三千五呢!

  胡澈想做个倔强的没钱人,但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他说他是穷鬼,鬼都不信!

  “我也是,大不了不做这个老师!”

  胡澈咧了咧嘴巴,他的眼睛悄悄的移到尹寒烟的胸口位置,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他还是看到了一点什么!

  有一种耍流氓是看到,有一种耍流氓是没看到,凭空想象!第二种比第一种更可怕,这人有病!

  回到尹家别墅,尹老头正在和何贵下棋,两人争得不可开交,要不是经过岁月的沉淀,两人身上没了那种锋芒毕露的冲劲,恐怕早已经是大打出手了!

  佣人李嫂显然是最幸福的佣人,她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下棋,不时还插句嘴,谁谁走错了之类的。

  “姑爷,小姐回来了,咱们开饭吧!”李嫂笑着走上前,她拍了拍尹寒烟的胳膊,说道:“小姐,天冷了,你点多穿点。”

  “不碍事的,不冷。”尹寒烟轻轻笑了笑,说道。

  李嫂坐在尹寒烟对面,她一直把尹寒烟当成她的闺女看待,但碍于主仆的身份,她一直称呼尹寒烟为小姐!

  “嘿嘿,阿贵,你输了。输了。”尹老头指着棋盘哈哈大笑了起来。

  何贵黑着脸,没好气说道;“我要不是让你五步,我怎么可能输!”

  “我又没让你让我!”

  “……”何贵呲了呲牙,他暗自发誓,下次下棋一步也不让!

  “何爷爷。爷爷。”尹寒烟给两人打招呼。

  “孙女,你这不对劲啊,最近怎么笑容满面了呢,我还有点不大适应呢。”何贵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看到了胡澈,顿时明白了,上前两步拍了拍胡澈的肩膀,说道:“何爷爷在南方给你们都带礼物回来的呢。”

  ,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